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6辑  
大爱无私
2008-10-14 来源:本站

——记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蒋敏

 

  悲莫悲兮生别离

  蒋敏的坚强果决甚至让熟悉了解她的同事都感到吃惊。512日下午226,彭州市公安局妇委会主任张燕在会议间隙打电话给蒋敏,让她帮忙准备一些材料;电话刚刚打完,强震突袭。

  “所有民警第一时间跑到公安局大楼前集合,蒋敏也在里面。”张燕想起,蒋敏是捏着手机跑下楼的,在大楼前给远在北川的母亲打电话。“她只是想报个平安,不想通讯完全中断;她更没料到北川的情形会更糟。”

  当时的彭州市已经炸了锅,惶骇莫名的市民跑上街头,交通几近瘫痪;更可虑者,万一有宵小之徒趁乱抢劫行窃怎么办?彭州市所有的基层民警被全数分派到市区维持秩序,但人手仍显不足,所有的内勤、政工民警只得紧急披挂上街,蒋敏也在其中。

  这一番上街巡逻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巡组换班,蒋敏一组才返回公安局大楼前稍事歇息。天色渐暗,阴云密布,疲乏至极的几个民警坐在一起。这时候收音机里传出消息:北川县城被塌方山体全部掩埋,目前确定死亡人数3000多名……

  蒋敏坐不住了,再次摸出手机打电话。老家的座机,北川110,北川县擂鼓派出所值班电话,打了个遍,但一直不通。忙音。无人接听。连接错误。对方不在服务区。她隐隐觉得不妙,但是半小时后又立即替换战友上街,在市区各处继续巡逻。电台的消息仍不断传来,北川县确认的死亡人数从30005000,一路飙升到7000

  蒋敏跟同事说,北川县城总共只有两万多人,除去外出打工的,只有一万多常住居民。死亡7000人,可见地震之惨烈。“女儿只有2岁,成年人中间我妈最年轻,但也50多了。外婆和奶奶平时走路都要人扶,这样大的地震,怕是……”但她还存了万一之想:也许自家的房子没垮,老人们幸运地撑了过来;这个时候也许他们正露宿街头,等待民警帮助……蒋敏略略安心,强自振作,整整一晚都在市区安慰不敢回家的老人、嚎哭不止的婴儿和仓皇无助的妇女,仿佛她每帮助一个人,就为自己的亲人攒聚起一分生还的希望。

  次日清晨返回彭州市局时,老家的电话终于来了。舅舅在那头哽咽:外婆、奶奶、母亲、女儿,蒋敏一家总共10人,全部“几乎”确认死亡。

  当张燕听到蒋敏一家遇难的消息时,蒋敏本人正独自站在市局大楼前。“她没有嚎啕大哭,只是静静地流泪。”无声的哭泣让同事们既悲痛又担心,有人想劝蒋敏哭出声来,但终于没有说出口。几个女警围抱住蒋敏,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那时候站在窗口的幸建伟看到了这一幕。“如果510号那天蒋敏没有加班,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再也说不下去。

  平淡背后的兢兢业业

  地震之后有同事想起,蒋敏不爱说话,但喜欢听歌。不过当时好像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细节,蒋敏跟大家说得最多的是她的女儿,她的妈妈;她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准时下班,回到家中跟她们打电话,听女儿稚嫩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背唐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59号,星期五。下班后我开车送蒋敏回家,还劝她把女儿接回彭州上幼儿园,把老人家一起接过来,尽享天伦之乐。”彭州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幸建伟想起,当时蒋敏非常高兴,因为她已经用了整整半个月走访彭州各处幼儿园,探问价格和教学质量,准备第二天就和丈夫一起回老家。不过由于彭州当地维稳大局需要,第二天和第三天蒋敏都在单位加班,原定的计划因此取消了。

  在大多数人眼里,蒋敏的工作平淡而琐碎,全局民警的工资福利、先进人物的表彰奖励、入党申请书的收发整理,都是她的分内之事。彭州市公安局只有500多名民警,在警力不足的时候,她还要负责收集初审各类材料、准备文案,还有慰问看望优抚那一揽子事情。说起来平平无奇的工作,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局上“6点下班”的规定,对蒋敏来说几乎毫无意义,因为她极少在6点半之前“早退”过。

  即便如此,除了同一科室的人之外,没有太多民警能对蒋敏产生深刻印象。发工资、评先进,她做的永远是毫无技术含量且不受关注的事情。当然实际操作起来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500多个民警,对彭州市来说或许太少,但对蒋敏一个人来说,又未免太多。每个人的学历、职务、警龄不一样,工资自然不一样。”一分钱的差错也可能影响民警的情绪;而这样的错误,又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让张燕略感惊讶的是,3年来她从未听说过蒋敏出过差错。凭借这样出色的业绩,蒋敏今年被评为彭州市工资套改工作先进个人。

  “那是她此前获得的最高荣誉。”张燕轻轻地说,比起蒋敏现在的光环,这个称号显得普通但又一脉相连,“先进”,对一个在平凡岗位上为工作、为同事付出无数心血的女警来讲,也实在是平淡之极。

  如果她是你的宝宝

  平淡的日子在512日中午画上句号。那天中午,蒋敏接到了女儿最后一个电话。蒋敏微笑如花:“瑞瑞乖,等你快快长大点,妈妈把你接到彭州读书书哈!”

  这一幕被蒋敏的室友钟玮看在眼里。两天后,钟玮在电脑前涕泪交流,写下了那篇被大量转载的文章《敬礼!一个直面天灾的女民警》。

  直面天灾,这话没有一点水分。在接到舅舅的电话之后,回老家寻找亲人遗物就成为蒋敏最迫切的愿望;惨痛的遭遇之后蒋敏曾经告诉张燕,她最大的愿望是返回老家寻找亲人,哪怕只能找到女儿的一件衣物、母亲的半截梳子,她也会视为最宝贵的珍藏。但是她终于没有离开。亲人已逝,自己回北川于事无补;更重要的是,在彭州还有那么多受灾群众在等候民警的帮助,就让我为他们尽一份力吧。

  514,蒋敏的丈夫郑午返回北川县,为岳父岳母女儿料理后事;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蒋敏和战友们一起坚守。为一线民警分发方便面矿泉水,那是她的后勤老本行;到受灾群众安置点去帮助市民,那是她领受的一线新任务。没日没夜的奔忙,轮休的时候她和同事们一起住在市局指挥中心的地铺上。不过有同事看到,蒋敏其实没有睡,她只是躺在那里,在暗黑中睁大眼睛。

  那些天局上领导暗中打了招呼,要民警多照顾蒋敏,同时又有意识地为她安排一些事情做,让她在适度繁忙中慢慢淡忘创痛。钟玮、张燕和另一位女民警何梅轮流与蒋敏搭档,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嘴上虽不明言,但所有人都暗暗忧惧:这个失去母亲的女儿、失去女儿的母亲,能撑得下去吗?

  直到516日晚上,张燕的担忧才慢慢消散。那晚她和蒋敏一起到天彭中学受灾群众集中安置点,安抚群众、维持秩序。当她们走上学校2楼时,一个年轻的妈妈正在过道上为女儿洗澡。看到那个未满周岁的女儿,蒋敏突然神色一黯,然后快步上前打招呼,提醒那个妈妈注意不要让女儿着凉。然后两个人在一起摆谈了很久,陌生的妇女跟蒋敏说起自己奶水不足,说起女儿身体不好,说起地震时女儿受到的惊吓。蒋敏一边听一边帮忙浇水,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咿咿啊啊的婴儿身上,一副爱怜横溢的神情。这一幕让张燕突然有莫名的感动,她终于相信蒋敏绝对不会因家人遇难而想不开,“还有那么多人需要她帮助;她一定舍不得那些素不相识的妈妈和女儿。”

  24日,当记者再次面对蒋敏时,她再次叙说起这桩事。“如果她是你的宝宝,你会怎样想……”投入这么多感情在陌生人身上,蒋敏把人间大爱书写得淋漓尽致。

  柔弱背后的坚强

  517日凌晨三点,在蒋敏遇到那对洗澡的母女之后几个小时,在央视的摄像机前,劳苦过度的蒋敏昏倒在同事的怀里。

  张燕觉得记者应该把这一段记录加在文章里面:在那几个小时中间,蒋敏还遇到了一个12岁的女孩。蒋敏在学校上楼下楼、四处巡查的时候,女孩一直不声不响地跟在她身后,最后这个女孩竟然告诉自己的母亲:“妈妈,我不睡楼上;我要跟警察阿姨睡一起。”后来她们知道,这个名叫张雨柔的女孩是龙门山镇人,地震突发时她独自沿学校下水管道爬到了地面。此后张雨柔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到了天彭中学也不敢上楼居住,坚持要“跟警察阿姨一起睡帐篷”。

  “这个事让蒋敏很伤心;她没有拒绝张雨柔一起睡的要求。不过在昏倒之后,大家都顾不过来了。”

  蒋敏昏迷了至少4分钟,苏醒后看到急救车,蒋敏拒绝进医院。好不容易被同事“强行”送到了彭州市人民医院,她却又拒绝躺上病床。医生又急又怒,说,你这个情况必须输液!必须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蒋敏反问:医院的坝子里不是还有那么多伤员吗?他们更需要病床,更需要输液!

  蒋敏的决绝让同事们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腼腆柔弱的女子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如此倔强。

  出院后的第二天,蒋敏生平第一次坐上飞机,走上了央视舞台,受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接见,并且在北京认了个干妈。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蒋敏一直不愿赴京,她更愿意将荣誉留给那些在一线抢险的战友,自己则坚持在彭州,为更多受灾群众尽一份微薄的心力。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不能露脸的理由:事发至今,身在南非的弟弟数次打电话向自己询问老家的状况,但蒋敏严格封锁了消息,只是说“还没联系上,想来家里应该没事”。她一直想独自承担起这份巨大的悲痛,但是一旦上了央视,弟弟能不洞悉她的美丽的谎言吗?

  蒋敏的担心最终变成了现实。519,远在南非的弟弟质问姐姐:我在网上看到你了,你上了中央台;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蒋敏无言以对,只能委托张燕通过QQ回复:你要好好活下去,不要让妈妈担心。

  荣誉让她想起了逝去的战友

  从北京返回成都是521日中午。下了飞机之后蒋敏没有停留,返回彭州市公安局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此时蒋敏的心情和离蓉赴京时又大不一样,她记得中国国际民航公司的领导在得知她是去参加募捐晚会时,立即决定免除往返的所有费用;她记得北京市的5个看守所主动送来了数十箱灾区急需的药品……陌生人的关爱让蒋敏悲苦的心绪大大缓解;只是想到“一级英模”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时,她又深感不安。她想,常瑞广,陈静,还有许许多多在救灾前线出生入死的同事,他们更有理由去领受这份荣耀。

  蒋敏认识常瑞广和陈静。这两名白水河派出所的民警,在地震发生前20分钟进入银厂沟执行任务,之后便再未返回。其实蒋敏和他们并无过多私交,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在工资单上见面;但她知道常瑞广两年前已经失去了妻子,如今他本人遭逢大难,家里的9岁孤女该怎么办?还有陈静,从仁寿调到本地还不到一个月的年轻民警,十多天前还在找自己咨询怎么将劳动关系转移到彭州,怎么能说走就走了呢?

  这些事情让她无法释怀;所以她愿意更加努力地照顾受灾群众,把全部精力都投放在工作中,以此告慰逝去的战友。

  523日中午,蒋敏和张燕一起,带着大批药品、食品赶到了白水河。这里的九年制学校已经部分复课,学生们聚集在平地上等着开中午饭。蒋敏走上前去,在饭盆前探视。大米,白菜。站在旁边的一名解放军战士笑着告诉她,有新鲜饭菜吃可不容易,那些东西都是外面运上来的。

  张燕看到蒋敏忽然开朗起来。她为孩子们盛好饭端上前去,一个长着几粒雀斑的女孩大声道谢,接过饭碗。蒋敏微笑回应,脸上显现出一抹红晕。

头顶红日高悬,阳光耀眼。

摘自《成都日报》2008526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