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博览  
吉林:MP在行动——追寻民族英雄的遗颅
2017-8-25 来源:吉林党史网

伪满时期,为了达到永远占领东北,从文化、心理上征服东北民众的罪恶目的,日本侵略者在东北各地,尤其是在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建筑了一批外表样式新颖、风格迥异,供日伪政、法、军、警、宪、特等机关和商业、金融、文化、教育、医疗等机构使用的现代化大楼,时至今日仍能吸引人们的目光,然而,现在善良的中国人却很少有人知道或想到,当年,在这些大楼里,酝酿的是一串串扩大战争、加深侵略的阴谋诡计,发出的是一道道镇压、屠杀爱国组织、抗日武装、反满志士的罪恶命令,颁布的是一部部掠夺、同化东北各民族的残暴法律,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对东北人民和中华民族犯下滔天罪恶。

侵略者的罪行之一就是在枪杀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杨靖宇、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第二军第五师师长、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之后,把他们的头颅用铡刀铡下、用刀割下,传送到各地“示众”,然后送到伪新京向日本关东军总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报功。之后,英雄的遗颅就存放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大楼的军医部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占领长春,英雄的遗颅却不知去向。

60年后,真相彻底揭开。早在1948年9月,在哈尔滨道外普罗医院工作的李湛章,给时任松江省主席的原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政委冯仲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自己曾是伪满新京医科大学的学生,曾经在人体组织学的教室里,看见两个用酒精瓶子装着的人头标本。两个人的头发都很长,污垢满面,看样子像在艰苦斗争中生活的人,传说是伪满最高法院送去的。他和他的同学估计,其中年长的一个可能就是杨靖宇将军,而另一个则听说是位师长,估计也是抗联将领。2005年6月,东北师范大学原校长郝水的回忆证实了李湛章的说法。郝水说:东北光复时,他正在伪新京医科大学就读,学校的日本人投降回国后,他和几个同学留下护校。到各处查看时,在地下室发现了装在大玻璃瓶中的人头标本,看到了上面的标签,写着杨靖宇和陈翰章的名字。

也就是说,早在光复前,日本侵略者就把杨靖宇、陈翰章的遗颅交给了“新京”医科大学。

但是,1948年的战斗在长春中共地工人员不可能知道这一情况。

1948年2月23日,潜伏在长春的中共地工人员接到中共中央东北局城工部关于保护长春文物、包括档案在内的各种公共设施的指示。东北人民解放军松江军区所属的MP地工小组成员李野光,突然想起杨靖宇的遗颅还在长春。他立即决定在搜集各种情报、保护各种公共设施的同时,尽快找到杨靖宇将军遗颅,以告慰英雄的在天之灵。当李野光以地工特有的敏感向楼下观察动静时,一转身他的目光正好与墙上的挂历相遇,上面明示着这天是2月23日,这不是杨靖宇将军殉国8周年的祭日么?李野光自己也觉得他下决心采取行动与杨靖宇殉国日的偶然巧合,太令人惊异了!

早在1943年元旦,李野光就从一个做日本关东军酒保生意的日本人铃木那里听说,有两颗东北抗日联军指挥官的遗颅存放在关东军军医部。这两颗遗颅一个是杨靖宇的,另一个是陈翰章的。经过3天的探询,问遍了长春的熟人,李野光一点线索也没找到。

几乎与此同时,国民党方面也在搜寻杨靖宇遗颅的下落。1948年5月前,MP地工小组发现,长春市内至少有4股国民党势力在查找杨靖宇将军的遗颅,除了两个共产党的叛徒项乃光、袁晓轩外,还有长春市警察局长袁家佩、军警督察处和中统长春站。

追寻工作毫无进展,正在动摇、孤疑间,MP小组的另一位成员、开设亚光医院(位于东二条街)的刘亚光谈到他打听到的一个情况:长春医学院(伪满时期的“新京”医科大学,原址在今东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旧建筑已拆除)的医疗器械和药物多半是从日本关东军医务部拉出来的。为了证实这个说法是否可靠,一天,李野光到长春铁路医院(原“满铁”“新京”医院、今长春铁路医院)去找他的同乡皮肤科医生王维民,向他询问是否知道长春医学院的情况。在那里,遇见了王维民的大学同学、国民党新一军少校军医李某某。经王维民介绍,李野光知道他就要随新一军主力空运沈阳,交谈中,李野光有意说:“日本关东军医务部的医疗器械和药物很多,新一军后勤医院一时都能运走么?”这位军医回答:“我们医院并没有用关东军的东西,那里的药品什么的都叫长春医学院拉去了,我去过医学院,有几颗人头标本,还有人的内脏。”

巧妙的问话,不经意的回答,印证了刘亚光的说法。当天晚上,在吴淞路南一胡同12号,MP小组的一个秘密联络点里,MP小组的领导人、东北人民解放军松江军区前线指挥部侦察科长张正平与李野光等人的仔细研究、分析这一情况,决定跟踪侦察。当时,长春医学院的师生因严重缺粮已经逃散,学院已被国民党保安骑兵第二旅占据。张正平等人推测,骑兵旅的人不会对医疗器械和人体标本发生兴趣,但该旅多系土匪、汉奸、还乡团,反共意识浓厚,极易接受特务组织的支配,进入此地需要慎之又慎,严防被其察觉。张正平、李野光等人共同研究之后,决定通过4条渠道接近并打入骑兵旅。一是让亚光医院院长刘亚光利用业务关系,接近长春医学院附近的骑兵旅卫生队;二是命地工人员李广德假装卖豆腐经常进出旅部院内;三是令地工人员侯建飞借与其在该旅卫生队工作的同学倒买西药的活动,伺机侦察情况;四是要地工人员经恩浦以名医身份接近新七军骑兵旅旅长凌绍康,结交该旅守卫连队的有关官兵,继而接近医疗器械库。

不久,刘亚光宣布他的亚光医院因故不能维持正常经营,随后采取请客送礼的手段在骑兵旅卫生队当上了中尉军医,并很快与其他军医混熟。有一天,他听一名军医说,曾进入过器械库,里面有不少日本制造的医疗器材,还有几个大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人头标本,看起来真让人害怕。根据这一情报,MP领导人张正平断定,杨靖宇和陈翰章的遗颅肯定在长春医学院。

几天之后,特务头目项乃光和袁晓轩到骑兵旅视察,发现了医械库并派警察局督察曹如超负责看守。而该库的门钥匙仍放在旅部赵副官手里。与此同时,他们还在二道河子和八里堡一带放风说:“共军派人把杨靖宇的人头偷走,送到哈尔滨去了。”十分明显,敌人企图以此为钓饵,引诱MP地工小组进入圈套,将他们一网打尽。MP小组便将计就计,散布“在长春警备司令司令部大楼地下室,有人看见了抗日联军首领的遗颅。”国民党长春警备司令部大楼就是原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大楼。这种传闻很快就被特务们嗅到,警备司令部参谋长安震东(军统头目)随即采取了秘密监视措施。MP小组此举达到了两个目的,一是使敌人误认为长春警备司令部地下室是我军的重点目标,从而转移了敌人对骑兵旅的视线;二是延缓敌人毁坏遗颅的时间,使追寻、抢救工作取得成功。

6月3日,MP地工小组的重要据点、位于头道沟东二条43号富源长制米厂突遭国民党特务破坏,一批同志被捕牺牲,张正平撤出城外,李野光另在东二条20号建华医院建立新“点”。7月,李野光因综合汇报工作,也撤出长春。行前,他要求刘亚光在李广德的领导下,密切配合,待机行动,确保成功。

进入9月,国民党守军几乎弹尽粮绝,官兵们萎靡不振,人心慌乱。MP小组领导人张正平认为此时正是追寻、抢救杨靖宇遗颅的大好时机,便要求李野光入城指挥。这时,公开身份为东四马路普济医院大夫的MP地工人员经恩浦经过几个月的工作,与骑兵旅的一位连长结拜为干兄弟。他向这位干兄弟建议,由他的连替换守卫医疗器械库的连队,以便趁机盗卖些医疗器械,赚点外块。这位连长喜出望外,便向旅长凌绍康说担任守卫的连队可能与共产党有勾结,提出轮换建议。凌绍康不知是计,欣然批准。经恩浦又通过与旅部的赵副官交往,偷偷地配了一把库房钥匙。至此,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李野光重新进入长春之后,遵照上级的指示,在宋家洼子柳影路敏哲医院建立中继站,与李广德、刘亚光、经恩浦和侯建飞会合。商定刘亚光利用巡诊的机会寻找遗颅,李广德配合运出的行动方案。

刘亚光利用到长春医学院给骑兵二旅官兵巡诊的机会,多次寻找烈士的遗颅,均无结果。一次在夜间巡诊时,刘亚光乘机潜入解剖教室,在微弱的手电光下,经过仔细观察,未发现任何迹象。在将要离开出门时,刘亚光忽然发现还有一个侧室。进入之后,只见一个大型橱柜,里面陈列着用玻璃瓶装着人的内脏标本。经逐一观察,看到两个直径8寸多,高有1尺六七寸的圆柱型标本瓶,各装一颗头颅,用福尔马林浸泡、封闭。每个瓶上都贴有纸条,一写杨靖宇,一写陈翰章。终于找到了两位将军的遗首,刘亚光内心禁不住一阵激动。次日上午,他向李广德汇报。当天,李广德、刘亚光以到医学院拉器械为名,叫上几名国民党士兵,雇车到长春医学院,在把各种医疗器械装上车的同时,趁机把装有将军遗颅的两个玻璃瓶装上车,用旧纱布掩盖好,运到卫生队的前厅。当天午夜,刘亚光又和他的爱人周玮潜入卫生队前厅,这两个玻璃瓶藏在五官科的门头内。在这里,两位烈士的遗颅被存放了近两个月。

国民党六十军起义前,刘亚光和李广德已将两位将军的遗颅转移到亚光医院。因发现药水已呈献沉淀状态,李野光和李广德又把两位将军的遗颅送到建华医院,因为当时城里没有福尔马林药水,只好请杜启哲医生把原先的福尔马林药水过滤,重新装入封闭,安放在医院药库的方桌上。

10月21日上午,张正平派人前往建华医院,将杨靖宇和陈翰章的遗颅护送到设在杭州路的松江军区前线指挥部。入冬,遵照陈光司令员的命令,由东北军区文工队队长张羽等5人前来迎取,陈光司令员亲自护送。起程的那天,李野光捧着杨靖宇的遗颅,石公仆捧着陈翰章的遗颅送上车。遗首送到哈尔滨松江军区司令部后,当罩在瓶上的黑纱揭开后,不用看瓶上的纸条,冯仲云一眼就认出,其中的一颗正是杨靖宇将军的遗首。

1948年12月25日,遵照东北军区首长指示,遗首恭送哈尔滨东北革命烈士馆。数日后,张正平被召到哈尔滨,向林彪司令员、刘亚楼参谋长报告追寻、抢救杨靖宇将军、陈翰章将军遗颅的经过。

何为MP?“满洲人民抗日救亡社”的缩写和代称。1937年至1939年之间,以张正平、李雪松为首的伪满国军“铁石部队”中的青年爱国军人成立了这一抗日救国秘密团体。抗战胜利后,“铁石部队”投靠国民党,从冀东空运长春为国民党打内战,“满洲人民抗日救亡社”则投向人民的怀抱,继续以“MP”作为组织的秘密联络代号,在松江军区的直接领导下,组成“地工小组”。在解放战争的第三条战线进行策反“铁石部队”、战场哗变、收集军事情报等惊心动魄的斗争,并成功地找到、保护了杨靖宇、陈翰章两位将军的遗颅。

(作者单位: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7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