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共历史 > 〔建国前〕  
中共一大 他是那“第十五人”
2007-9-26 来源:成都日报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熟悉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有15位参加者,国内出席者13人,还有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

  15人中,14人的履历、照片和人生故事,都一清二楚,唯有尼克尔斯基,成了一个谜团,几乎无人知晓他的模样、他的故事。86年前匆匆走进上海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的这位俄国人,作为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代表,被郑重委派来华帮助中共建党,并在“一大”有过重要发言和建议。如此重要的历史角色,却仿佛成了一个隐约的影子,一晃而过,音容杳然……以致有俄国历史学者撰文称之为“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

  于是,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第三展厅,在介绍15位出席者的版面中,14位均有大幅照片,唯独到了尼克尔斯基,成了一块醒目而无奈的空白,让许多参观者迷惑不解。

  这块历史的空白,到了今年初秋,终于将被完整地填补:俄、蒙两国学者,经由不懈的努力,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和档案!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倪兴祥、副馆长张小红,掩不住嘴角的笑意,向记者滔滔不绝地介绍这一重大发现的来龙去脉。

  寻寻觅觅  女学者揭开尼氏传奇一生

  本该悬挂尼克尔斯基照片处的那块空白,一直是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的“心病”,他们从未间断过解谜的努力。据倪兴祥回忆:上世纪80年代,还曾通过外交途径,致信当时的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请求帮助寻找。这一信息,引起了苏联有关方面的注意。

  俄罗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卡尔图诺娃曾撰文说:1987年,苏共中央一位书记应中共中央邀请访华,回国后,他交给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一项任务:寻找中共一大参加者尼克尔斯基的生平材料和照片。卡尔图诺娃接过了这项“解谜”工作。尽管她多方努力,也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却一直没有重大突破。

  直到去年,卡尔图诺娃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帮助下,终于揭开了尼氏的传奇经历。

  原来,“尼克尔斯基”是军人出身的弗拉基米尔·涅伊曼·阿勃拉莫维奇的化名。他生于1889年,1921年成为俄共(布)党员。不幸的是,1938年,他因莫须有的“间谍罪”被捕,很快便在哈巴罗夫斯克被枪决。1956年,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为他平反昭雪。

  尽管尼克尔斯基的生平渐渐浮出水面,但是,因为找不到他的照片,他的面貌仍然模糊不清。热心的卡尔图诺娃教授忍不住在媒体呼吁:吁请远东和西伯利亚的档案工作者和研究者,一旦发现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请寄给我们或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柳暗花明  俄教授携照片重访会址

  今年6月29日,在一个闷热的黄梅天,转机出现了!

  小雨淅沥中,来自俄罗斯的参观者、远东国立大学历史学教授阿列克赛·布亚科夫,要求面见“一大”会址纪念馆的领导,称手头持有尼克尔斯基的照片。

  张小红闻讯,又惊又喜,一路小跑着来见这位特殊客人。

  原来,阿列克赛去年曾经来沪参观过“一大”会址。当时,同胞尼克尔斯基留下的那片“空白”,给他带来某种震撼:这个所有人都知晓的中共一大参加者,却又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人!

  哦,我要把尼氏照片送还给中国——阿列克赛暗下决心。

  原来,如同卡尔图诺娃教授一样,他也被尼克尔斯基独特的人生和谜团所吸引,一直在苦苦寻找他的下落,先后向尼克尔斯基工作过的数个边疆地区的档案馆致函查询,均无所获。直到俄罗斯有关方面向他建议,根据尼氏生平的一些线索,不妨向鄂木斯克州档案馆问讯。这封征询信在两个月后,终于有了让他喜出望外的回函,一张光盘中,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尼氏人事档案封面,另一张是带有尼氏本人头像的履历表。据称,档案馆中,还有尼氏的几十页文字资料,他的本名与化名均有明确记录,其自传中还披露自己去过上海工作。

  张小红凝视着阿列克赛展示的尼克尔斯基照片,这个神情严肃、眼睛里透着一丝忧郁的中年人,果真是尼克尔斯基吗?很快,倪馆长做东,宴请阿列克赛教授。席间,阿列克赛将解谜过程和盘托出。嗣后,又应“一大”纪念馆之请,影印了另两张带有尼氏照片的档案资料。

  至此,疑虑全消——尼克尔斯基,你终于出现了!

  只是,深谙史学研究方法的倪兴祥和张小红,仍有一层担心:阿列克赛提供的,会不会因为是孤证,而不被史学界采信呢?

  好事成双  蒙古学者再添有力佐证

  想不到,时隔两个月,“孤证”便不孤了。

  8月,一个来自内蒙古的电话,让倪兴祥、张小红再添喜色:蒙古学者也找到了尼克尔斯基的照片!

  原来,早在2001年,蒙古国人民党的一位负责人莅临上海“一大”会址参观,也发现了尼氏照片竟付诸阙如,不由回国向蒙古国研究共产国际历史的著名学者达西达瓦询问,能否找到尼氏照片?

  2005年,达西达瓦到中国呼和浩特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又听到中国同行向他提出同一个问题。

  不能让中国同行失望!这段历史不能再继续“空白”下去!

  2006年的4月、9月、10月,达西达瓦先后赴俄,“泡”在与尼氏可能有关的数家档案馆、博物馆,披阅大量相关资料,尼氏的生平事迹渐渐清晰起来。然而,他本人的照片极难查获。直到他的朋友拉·博·库尔斯利用工作便利,在鄂木斯克州的专业档案馆终于发现了尼氏的两张照片!

  达西达瓦喜出望外,立即通知他在中国的朋友,并且相约在金秋9月,一起远赴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送交这两张珍贵的照片。

  9月12日,当达西达瓦拿出照片的一刹那,倪馆长的心怦怦直跳:和阿列克赛教授提供的,会是同一个人的照片吗?

  他只用余光轻轻一扫,立时激动起来:两张照片中,一张与阿列克赛提供的尼氏在上世纪30年代的照片完全一样,另一张则是新见,是尼氏在上世纪20年代的英姿——离他参加中共一大的时间更近!

  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倪兴祥、张小红喜出望外:这个历史的悬念,终于解开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史从此将更加完整!而为了这个“更加完整”,国内外多少学者,做了大量艰辛的求索和研究,让他们感佩交加。

  现在,在上海兴业路那个小弄堂里,长达86年的一片历史迷雾,被轻轻拨开,化名为“尼克尔斯基”的这位共产国际代表,正向我们微笑着走来,用他深邃的目光、坎坷的人生,向世人昭告着革命者的曲折经历与牺牲精神。

  很快,在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15位参加者的展示图片中,那个醒目的空白将不复存在……

  专家声音

  这一发现太不容易了

  中共党史研究专家获悉这一消息,均分外惊喜。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著名党史理论专家李忠杰教授说,感谢俄罗斯、蒙古学者的热情帮助,也感谢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锲而不舍的努力。中国李大钊研究会副会长、中共党史学会常务理事张静如教授也说,“真是重要发现,太不容易了!” 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教授、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学科组成员、中共党史学会常务理事邵维正少将,听说中共创建史有如此重要发现,也格外高兴,称之为“重要成果”。

  后记

  红色传奇起点  编入现代色彩

  真的是一则传奇的开篇。

  在一个漆黑的日子里,15个人,走进一间只有18平方米的小屋,决意向黑暗宣战,立誓扫除妖氛,建立清平世界。28年过后,他们的理想实现了,黑暗被光明替代。这15个人中,有的为了光明而献出生命,如何叔衡、陈潭秋、邓恩铭;有的昂然成为新政权领袖,如毛泽东;有的却变节投身了黑暗势力,如周佛海、张国焘、陈公博……

  这则红色传奇的起点,就是中共一大会址——上海兴业路76号的一条小弄堂,那15位中共一大代表,在此掀起了席卷全国的革命狂飙。

  在这里,中共创始人的命运、这条小弄堂的命运,都让观者深深地重温党史、反省自己、警醒后人。仅仅从代表们在纪念馆中的陈列方式,就能看出党在实事求是、尊重历史方面的与时俱进。

  建馆之初,馆中只悬挂毛泽东、何叔衡等6位代表照片;1976年以后,增加了李达和李汉俊,其他代表却一直付诸阙如,令参观者不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这里终于渐渐复原了历史真相,到1986年,13位国内代表的照片第一次全部陈列,只是变节者的照片要小许多。1999年,新馆开放,所有“一大”代表照片均同样大小——仿佛历史一直定格在1921年7月23日那一天……

  如今,与“一大”会址纪念馆相依相偎的,是代表最新时尚的一片“新天地”。成群的老石库门建筑,成了名品专卖、中西美食、时尚展览、明星沙龙的沪上新景点。

  确实有人觉得这样似乎不妥:这样的反差,是否是对光荣历史的不尊重?其实不然,该馆馆长倪兴祥的诠释很精妙:“一大”会址,正被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簇拥着!

  是的,共产党人并非为奋斗而奋斗,今天丰美的现代文明,是昔时奋斗成果的注脚之一。当然,现在的中国,还有不少地方尚未摆脱贫穷与落后,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奋斗历程。把红色传奇的起点,编织进现代文明的色彩,是一种意味深长的象征:中国共产党人在与时代共同前行,改革开放是为了让广大群众能够共享人类文明的丰硕成果,昨天和明天,正在今天的小弄堂中有力地相握。

  86年后,重温红色经典,当是党的先进性教育的生动内容。正如一位“一大”会址纪念馆参观者的留言:“我希望所有共产党员,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都到这里来看看,不要忘记过去,经常想想:今天我该怎样做?”

  那15位代表的目光,也在或明或暗地注视着:你们会选择我们当中谁的人生道路?

  本版稿件均据人民日报、新华社

  历史回放

   东方升起红日中国共产党一大

  1920年夏至1921年春,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工人运动的蓬勃兴起,作为两者结合产物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相继成立,建党条件基本成熟,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也在建党骨干中开始酝酿。

  7月23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正式开幕。会址设在李书城、李汉俊兄弟住宅,大家围坐在客厅长餐桌四周。出席者有李汉俊、李达、张国焘、刘仁静、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陈公博、周佛海以及陈独秀委派的包惠僧。陈独秀和李大钊因公务在身未出席会议,而在代表们心目中他们仍是党的主要创始人和领袖。两位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科尔斯基出席了“一大”开幕会议,并发表热情的讲话。

  7月24日举行第二次会议,各地代表报告本地区党团组织的状况和工作进程,并交流了经验体会。27、28和29日三天,分别举行三次会议,集中议论此前起草的纲领和决议。

  7月30日晚,“一大”举行第六次会议,原定议题是通过党的纲领和决议,选举中央机构。会议刚开始几分钟,法租界巡捕房密探突然闯入,这次会被迫中断。转移出来的“一大”代表当晚集中于李达寓所商讨,大家商定到嘉兴南湖开会,离上海很近,又易于隐蔽。

  第二天清晨,代表们分两批乘火车前往嘉兴。两位共产国际代表目标太大,李汉俊、陈公博也因经历一场虚惊,都未去嘉兴。南湖会议继续着上海30日未能进行的议题,先讨论并通过《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这份15条约700字的简短纲领是党的第一个正式文献。接着讨论并通过《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决议》,对今后党的工作作出安排部署。最后,“一大”选举中央领导机构,代表们认为目前党员人数少、地方组织尚不健全,暂不成立中央委员会,先建立三人组成的中央局,并选举陈独秀任书记,张国焘为组织主任,李达为宣传主任。党的第一个中央机关由此产生。会议在齐呼“第三国际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声中闭幕。

  “一大”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犹如一轮红日在东方冉冉升起,照亮了中国革命的前程。这是近代中国社会进步和革命发展的客观要求,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7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