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蓉城党史 > 建国前  
成都中国青年共产党的建立及其活动
2006-8-25 来源:

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在探索如何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问题。由于当时的信息、交通的限制,以及分散各地的人们思想认识的不尽一致,在建立党组织的形式名称、人员上都不太统一,所以,在四川地方党、团组织创建的前后,在成都的吴玉章、杨闇公又创建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中国青年共产党,该组织曾在全国,特别是在四川、在成都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就在王右木秘密建成中国共产党成都地方组织之后不久,时任成都高等师范学校校长的吴玉章和杨闇公等筹建起了中国青年共产党。吴玉章,四川荣县人,早年留学日本,是孙中山建立同盟会时的重要骨干,辛亥革命时期,在四川甚至全国都是首举武装反清义旗并取得胜利的领导人,辛亥革命失败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五四运动后,中国的革命运动更加风起云涌,他进一步迫切地感到,为了推进新的中国革命的健康发展和取得最终胜利,必须建立一个政党来领导革命运动。他曾资助四川内江青年廖划平等去俄国考察,学习十月革命经验,为建立青年共产党组织作准备,在开始酝酿、筹备时,吴玉章并不知道中国无产阶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已经建立。

早在1922年春,吴玉章在北京会见刚从苏联归国的王维舟,已有会合同志、组织新政党的酝酿,开始联络青年,成立赤心社19228月,吴玉章到成都,任成都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支持校内社会主义青年团、马克思主义读书会活动,聘请共产党人恽代英来高师任教,自己也在学生中宣传社会主义。这时,信奉社会主义的杨闇公、刘伯承、廖划平和高师学生童庸生等与吴玉章成了志同道合革命战友,他们不仅在校内进行革命活动,还派人到工农群众中开展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也逐渐萌发并强烈起来。这期间,吴玉章、王维舟在北京成立的赤心社活动也没有完全中止。在北京读书的川籍学生刘仲容、萧华清、李嘉仲、吕寒潭、孙壶东等,也经常在同盟会会员刘云门家中聚会,研究革命理论,继续酝酿建立革命政党。甚至还准备派人到苏联与共产国际联系。当知道陈独秀、李大钊已经与共产国际联系上,建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与中国共产党后,他们的考虑是:陈独秀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他们接好了头,我们就作他们的别动队吧!他们曾把这个意见告诉了在四川的吴玉章[1],吴玉章这时没有提出异议。

1924112,中国青年共产党(简称YC团)成立。这天,在成都娘娘庙街24号杨闇公寓所里,是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画像,20多人参加了会议。经过将近3小时的讨论,通过了中国青年共产党章程和几种决议案,选举吴玉章、杨闇公、刘仲容、张保初、廖化平、傅双无6人为负责人。《章程》共26条,是对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8月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第一次修正章程起草的,主要内容基本一致。如入团须团员2人以上介绍,经所在地之执委会批准,服从章程决议,听从指挥并缴纳团费,领取团员证书。组织分三级,有团员10人以上成立支部,50人以上设立干部,中央设执行委员会为全团最高机关。还规定中央执委为9人,干部执委6人,支部执委3人,任期均为一年。各级执委设总务、宣传和劳动三股。每半月至少开会一次,每月须将办事经过情况通报下属执委及直辖团员,同时向上级执委报告。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对各级执委决议,有五分之一的人不同意者,可提出抗议和要求上级执委会判决,但在未解决前,仍得服从决议。凡不履行团纲、团章和议决案者,可取消其团员资格等。不同的是社会主义青年团团章规定有16岁以上至28岁以下的年龄限制,YC团章程则没有年龄限制的规定,吸收成员可以不限于青年,但实际上除吴玉章外,其他都是青年学生。吴玉章、杨闇公还设想把中国YC团建成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其《章程》第6条不仅对支部、干部没有省区限制,而且明确指出中央部现设于成都,于必要时得移往上海或北京等处1924年下半年,北京YC团成立,以吴玉章为领导,但在组织上并不直接隶属于成都的YC团中央部。北京YC团曾决定在成都、重庆、广州、上海、长春等地发展成员,以后因形势变化未着手进行。

上述事实表明,中国YC 团是一个独立的中共早期组织。虽名冠青年,却不是附属于某个政党的青年团体。但那么为什么不公开称而称呢?据北京YC团成员刘弄潮说,主要是为了减少目标,避免引起军阀当局的注意。

中国YC团建立后,吴玉章和杨公即着手在成都筹办机关刊物《赤心评论》,由于YC 团是秘密组织,故以赤心评论社的名义向政府申请立案。422,四川省会军事警察厅批准发给执照,51《赤心评论》正式创刊。YC团视《赤心评论》为红色天使。他们宣布《赤心评论》宗旨是在助革命派的同志,与反革命党作战,以求全世界的赤心集合拢来,造成一个赤心的世界。祝愿赤心复萌!赤化的流行!赤世的造成!自称是无数被压迫阶级的喉舌,许多男女同志的化身,列先生的功夫,使赤化之光普照人们未来之世界!吴玉章、杨闇公十分重视《赤心评论》。吴玉章在创刊时捐赠50元大洋作为印刷费,并撰写重要文章《人类生活当如何解决》连续登载于创刊号及第二期。杨闇公把《赤心评论》称为YC的化身。后来他离开成都,仍以书信指导其工作,为其撰写文章。

《赤心评论》为816开铅印刊物,原拟定每周出一期。后来因本刊各种反动势力之压迫,暂改为月出一次。从创刊号到192610月共出16期。在国内外公开发行,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武汉等大城市和巴黎中国书社、东京丸善书局都设有分售处,故广泛产生了影响。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肖楚女曾在《中国青年》第36期介绍《赤心评论》说:这是一种急进的青年刊物。第一期为追悼列宁号,介绍列宁很见热情。恽代英主办的《新建设》也称其为大胆来解决政治经济根本问题的《赤心评论》。

在创办《赤心评论》的同时,为了罗致人才,扩大开展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活动,吴玉章、杨闇公还建立了成都社会主义研究会亦称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参加发起的还有刘愿庵、杨衡石等20余人。成立那天,到会者有70余人。杨闇公任总务干事,吴玉章在成立会上发表了《马克思派社会主义的势力》的演说,热情地赞颂了轰动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特别是马克思派的社会主义,因为经过苏联的试验,人人已知道有实现的可能性。讲演还科学地论述了世界法西斯主义产生,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中国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号召第四阶级奋起,与苏维埃俄国联盟,大联合于波尔希维主义(即布尔什维克)旗帜之下,实行暴力革命。吴玉章满怀信心地预言:“20世纪光明的世界为期不远了。”“最后的胜利必归于劳动阶级。这个讲演前后在不同场合共进行了七次,并连续刊载在社会主义研究会主办的《追悼列宁纪念号》上,随后成都的《国民公报》也作了连载。

YC团的领导人吴玉章、杨闇公等十分注重工人运动,他们指导赤心社社员、社会主义研究会会员深入工人群众,作了大量的宣传和组织工作。编辑出《工友需知》的小册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工人讲清了劳动者的地位,工人所受的苦难,如何组织起来,如何开展罢工斗争等,并支持和组织成都各行业工人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工会——成都职工总会。

192451,成都的中国青年共产党和成都团地委在少城公园联合召开了追悼列宁的群众大会。会议遭受军阀的强烈压制,会后,吴玉章、杨闇公被迫离开成都。他们走后,YC团的实际负责人是傅双无,他不再用YC团的名义而直接用赤心社的名义活动。6月杨闇公到上海试图与中国共产党中央联系,争取承认YC 团。他曾和恽代英会晤,但YC团未能得到团中央和党中央的承认。8月,杨闇公返回四川重庆后,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与团重庆地委负责人童庸生等致力于争取YC团与党、团合作统一之事。而吴玉章离开成都后回到荣县老家,不久即去了北京,19253月,吴玉章在北京会见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的四川代表YC 团重要成员童庸生。这时童庸生已是共产党员,吴玉章要求他引见中共领导人。表示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吴玉章又会见了赵世炎,吴玉章的要求,经过组织考察,很快便由童庸生、赵世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吴玉章入党后,感到YC团已无必要继续存在了,决定加以解散,然后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要求,个别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把这个意见写信告诉杨闇公等人,并召集北京YC团成员加以讨论。北京YC团成立后,在北京中共地方组织及李大钊的指导下,作过许多有益的工作,说到解散,大家一时还接受不了。经过吴玉章的耐心开导,多数人拥护吴玉章的主张,不少成员先后加入了共产党。1926三一八惨案后,北京YC团自行解体。

成都YC团的解散有一个与傅双无斗争的过程。1925年冬,成都团地委负责人刘愿庵和傅双无、郭祖等在骡马市街刘的寓所商谈,刘表示欢迎YC 团和赤心评论社的人个别申请加入共产党,预备期可以缩短,但傅双无还是要求集体转党。19262月,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作为地委主要领导人的杨闇公继续做傅双无的工作。在11月召开的国民党(左派)四川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成都代表为刘愿庵、傅双无。杨公再次委派刘愿庵、任白戈对傅双无进行说服,坚持按中国共产党章程的入党手续个别入党,傅双无仍不同意。杨公后来亲自找傅商谈也未能奏效,结果只达成了在革命斗争中合作,共同组成国民党成都市党部的协议。1927年初,吴玉章又派出肖华清、孙壶东专程到成都做说服工作,但傅双无等仍坚持解散YC团、赤心社的三个条件:一、全部加入共产党;二、成都党务由他们接办;三、调走成都党负责人刘愿庵。这三条理所当然地遭到党组织的拒绝。傅双无之所以顽固坚持小团体分裂立场,是有其深刻的思想原因的,他早已从初步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转向国民党右派的戴季陶主义了。同年重庆三三一惨案后,党曾派张克勤到成都解散赤心社,得到多数社员的赞同。不久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黄季陆奉蒋介石命回成都清党,傅双无投靠黄季陆,企图出卖赤心社。郭祖等挺身反对,与吕寒潭、刘辅之等研究,决定解散赤心社,孙宏图等人到傅双无住处强迫他交出赤心社的一切印信文件,由郭祖、吕寒潭起草宣言,宣布《赤心评论》停刊,赤心社解散。至此,成都YC 团和赤心社的历史即告终结。

在建党和大革命初期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和四川特定的环境中产生的中国YC团,从筹备诞生到解散虽然只有五年左右的时间,但是,他在四川、北京等地,特别是成都地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广泛地宣传了马克思主义,聚集了一批革命的中坚分子,开展了群众革命运动。由于他和中共党、团组织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旗帜,信仰和目标是一致的。因此,他同成都、重庆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之间,成员有所交叉,行动上密切配合;随后它的主要领导者吴玉章、杨闇公和重要成员刘伯承都先后参加了共产党,并构成大革命时期四川党的领导核心,中国青年共产党在四川地方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极具四川地方特色的历史篇。

由于成都地处内陆,远离全国经济、政治中心,交通不便等区位特点,使成都社会经济的发展步伐比较缓慢,资本主义经济及新兴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发展相对薄弱,新思想的传播,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也受此制约。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成都地方组织无论是中共成都独立小组,还是成都中国青年共产党的正式建立不得不经历的一个曲折的过程,较之许多省区都比较晚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经过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艰苦努力,中国共产党成都地方组织毕竟诞生了。中国共产党成都地方组织的建立,是成都社会开天辟地的大事件。从此,成都人民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投入到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使成都人民的革命斗争面貌一新。



[1] 《中国YC团》 第4页 重庆出版社 19973月第一版。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