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鼓点震撼 佳句优美 豪气冲天 是毛泽东诗词的鲜明特点
2013-3-12 来源:本站

■沈

    近些年,全国各有关组织、有关研究学会和专家对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诗词,可以说进行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由表及里、上下结合的完整而又系统的研究,其研究成果自然是洋洋大观、熠熠生辉。

    众所周知,毛泽东诗词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诗词是思想性、艺术性、大众性和时代性完美结合的典范,是一个时代的最强音。毛泽东诗词具有高尚的书卷气。今天,在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七十周年之际,本文主要从另一个侧面或另一个角度,谈谈笔者之管见。通观毛泽东诗词,我以为毛泽东诗词有以下几个鲜明特点。

    一、鼓点震撼,促人感奋

    鼓点,如同进军的战鼓和冲锋的号角,毛泽东诗词中有鼓点的句子比较多,吟诵起来,促人感奋。如1931年春天毛泽东在《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一词中写道:“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在“反第二次大围剿”一词中又写道:“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再比如,毛泽东在《十六字令·三首》中写道:“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毛泽东的诗词,在建国前,多半都属军旅诗词。其内容均是与革命战争形势紧密相连的。他的这些诗词不仅抒发了他个人激昂澎湃的内心情怀,更是鼓舞千万红军将士和广大人民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进军号角。

        19307月,毛泽东在《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一词中写道:“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19352月,毛泽东在《忆秦娥·娄山关》一词中写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同年10月,毛泽东在《念奴娇·昆仑》一词中畅快淋漓地写道:“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在《清平乐·六盘山》一词中毛泽东写道:“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尤其是毛泽东在19454月写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中,他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家的雄伟气魄,以雄视天下神州的战略眼光,秉笔挥书。“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不仅展示了毛泽东要求向全国进军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同时,这更是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发出的“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动员令。结合到当时国内革命战争形势,毛诗讴歌了强大的人民解放军正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王者无敌之势解放全中国已将成为历史的必然。吟诵这些具有鼓点气势的诗词,犹如隆隆战鼓在心中激敲,犹如熊熊烈火在胸中燃烧。

    毛泽东诗词中的鼓点,不仅气势磅礴、铿锵有力,而且往往敲得恰到好处:时而敲得叫人振聋发聩,时而敲得令人荡气回肠。如果一定要作比较的话,在诗歌的鼓点方面,唐宋元明清的历代边塞诗人和军旅诗客恐怕是无一能比的。

    二、佳句优美,使人沉吟

    佳句,是指诗词中最精华、最闪光、最能引起读者共鸣、最能吟咏流传的句子。佳句,是诗词中的诗眼、词眼。但凡在诗和词中,没有佳句,则没有灵魂;没有佳句,绝决不是好诗、好词,就更谈不上流芳百世,千古吟唱。毛泽东诗词的最高成就在于他用典多而生动,佳句多而畅达。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成为本世纪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诗人,原因故然很多,这跟他个人的学识、经历、环境、性格和气质是分不开的。而最为可贵的是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阅史,善于学习。毛泽东可谓是“史读二司马,诗胜李杜情”。二司马,即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李杜情,即唐朝诗仙李白,诗圣杜甫的情怀。古人云:“非学无以广才,非学无以明志。”谁选择了学习,谁就选择了进步。毛泽东知识渊博,尤其是对中国历史和汉语言国学颇有造诣,因而他的诗词中往往佳句多、美词多。许多佳句美词可说是信手拈来。决不像有些诗人那样,需要长时间的苦思冥想,甚至为了一两句佳句提出“语不惊人誓(死)不休。”毛泽东的诗词佳句多而令人赏心悦目,这是不争的事实。比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我与因之梦廖廓/芙蓉国里尽朝晖”,“金猴奋起千钧捧/玉宇澄清万里埃”,“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这些优美的佳句读来亲切感人,吟诵回味无穷。

    衡量一首诗词水平的高低,有诸多标准。如平仄音韵是否规范和谐,对偶拟人是否自然贴切,用典抒情是否准确浪漫,意境佳句是否引人入胜等等。综合观之,毛诗水平高,造诣深,功力厚。从这些佳句绝句中可以看出毛泽东不仅在当代独树一帜,而且也达到了古人没有达到的历史高度。毛诗既是中国文学宝库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瑰宝,更是中国现代诗词创作中的一座险绝的奇峰。

    三、豪气冲天,令人神往

    毛泽东诗词的豪情常常令人拍案叫绝。从刘先银先生编审编著的毛泽东129首诗词中可以看到毛泽东的诗词几乎全属豪放派系列。毛泽东怀着巨大的激情,按照写诗的艺术规律,运用形象思维的创作方法,以博大的胸怀,火一般的激情,讴歌革命运动。他的诗词继承古代优秀诗歌的文化传统,把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把马列主义与中国文艺实践活动相结合,把革命战争与新中国和平建设相结合,把传统诗词格律词牌与民歌曲调相结合,创作出的每首诗词都充满着豪情。贺敬之在评述毛泽东诗词时曾说:“毛泽东诗词以其前无古人的崇高优美的革命感情,遒劲伟美的创作力量,超越奇美的艺术思想,豪华精美的韵调辞采,形成了中国悠久的诗史上风格绝殊的新形态的诗美,这种瑰奇的诗美熔铸了毛泽东的思想和实践,人格和个性。”

    毛泽东诗词中的豪情表现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豪情上。两种豪情交相抒发,完美结合。如现实主义的豪情:1925年毛泽东在《沁园春·长沙》一词中写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当时的革命形势正处于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国民革命军从北伐、东征中所取得的节节胜利,昭示着新的革命胜利的希望正逐步来临。毛泽东预示着今后的天下将是正义者的天下,将是人民的天下,他以设问的方式直问苍天大地,主宰中国命运前途的力量是何方神圣?自然是中国最先进的进步力量。又如1928年秋毛泽东在《西江月·井冈山》一词中写道:“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当时正好是秋收起义一年之际。以井冈山为革命根据地的工农红军与井冈山人民群众团结一致,众志成城。红军面对数倍于我的反动力量,面对重重包围与封锁,凭借革命必胜的坚强信念,凭借黄洋界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打跑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猖狂进攻。黄洋界之战的胜利为巩固中央红色根据地,力争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作出了重要贡献,从而也增强了井冈山根据地军民克服困难,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表现现实主义豪情的诗句很多。如“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毛泽东这些现实主义的豪情诗句,在他的诗词中起到寓事有指向,说理有依据,启智有经典,抒情有内涵的作用。

    再如浪漫主义的豪情:毛泽东在《念奴娇·昆仑》中写道:“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在《沁园春·雪》一词中,毛泽东写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中写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在《水调歌头·游泳》中写道:“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在《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中写道:“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在《七律二首·送瘟神》中写道:“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失/万户萧疏鬼唱歌”,“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浪漫主义的豪情诗句,往往令人神往,令人遐想,令人荡气回肠,令人产生飘飘欲飞的感觉。一般讲,一首诗词中没有浪漫主义的豪情诗句,诗词将是平凡苍白的。毛泽东诗词的极优之处在于最大化地将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真可谓是:“剑气冲霄汉,文光射斗牛。”古人说:“笔墨当随时代。”同样,诗歌也当随时代的进步而发展,尤其是格律诗,旧体词,更是需要将时代发展的新生事物寓于其中,表现其内,然后呼之欲出,展示于心,拓之于情。人们常说,诗言志,诗言情。诗歌是抒豪情、寄壮志、表心事、揭事理的最好表现形式。吟诵毛泽东诗词,最令人浮想联翩、惬意无穷。

    有人曾做过比较,毛诗与唐朝李白诗相比,后者少了用典,少了哲理;与杜甫诗相比,后者少了雄气和霸气;与宋朝苏轼词相比,后者却多了忧伤与无奈……毛诗可说是中国古诗词中集博学多才之大成者。毛诗的诗歌地位和深远影响,是举世瞩目的;毛泽东作为诗人,是几千年浩浩诗歌百万首之泱泱中华最夺目、最伟大的诗人。

    (作者系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