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让“文化之都”实至名归
2013-3-12 来源:本站

 

■徐昌义

    《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当人类社会进入21世纪,“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四个“越来越”事实上回答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也回答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决定》提出了文化兴国、文化强国的战略性思维,内容广博,涉及我国文化事业、文化产业等方方面面的领域。我市提出要建设“中西部最具影响力、全国一流和国际知名的文化之都”目标是对《决定》的具体实践。大的方向明确了,怎么做则是眼下应着重思考的问题。

    一、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全力铸造成都城市精神

    《决定》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决定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必须强化教育引导,增进社会共识,创新方式方法,健全制度保障,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全过程,贯穿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各领域,体现到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传播各方面,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在全党全社会形成统一指导思想、共同理想信念、强大精神力量、基本道德规范。”《决定》这一认识是具有历史感和时代精神的认知。成都市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和十二次党代会都强调了成都城市精神的塑造问题,提出了“和谐包容、智慧诚信、务实创新”的城市精神风貌并决定努力实现。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任何一段历史时期,都有一个价值精神的导向问题。这一价值精神是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那么,这个历史时期就是一段有序的、平稳的、和平的发展时期;反之,则会出现混乱、动乱、甚至战乱。事实上,价值精神就是一种风气、风貌、境界、秩序、价值理念。这样一种价值精神存在于历史上的任何时段,无论中外。仅就中国历史而言,无论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乃至三十余年的改革开放,价值精神一刻不停地发挥着它规范、导向、指引的积极作用。

    即使没有文字记载的夏朝,其社会也不自觉地在渲染着一种价值理念。那时,由于历史的局限和社会发展水准的制约,价值精神还谈不上体系,于是,人的榜样作用就成了那个时代的价值导向。夏禹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治水,据记载:夏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于是,这样一个榜样,就引领了夏禹时代一段积极的、向上的社会风气。而这个风气是什么呢?关注民生,公而忘私!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风气,在那个时代,它对社会的发展具有导向作用。西周时代,又出现了一位榜样周公,他勤政爱民、追求工作效率。据记载:他“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以自己谦虚谨慎、关注民生的积极态度赢得了天下“归心”。周公的言行也就成了那个时代的一种风范、一种价值精神。儒家精神倡导的仁、义、礼、智、信、忠、孝、悌、忍成就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它规范、导向中华民族长达数千年之久,成为中华民族每一个成员的言行规范、是非准则和做人的原则。上至皇帝达官贵人,下及普通老百姓,都在自觉与不自觉间接受它的约束。这一价值精神对中华民族产生了太深刻的影响,1840年,它才在英国人的坚船利炮下崩溃了!中国人出现了价值精神危机,于是,新文化运动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命题,并从西方拿来了民主和科学两面大旗。但是,中国人的文化价值精神并没有成型。

    十月革命最大的成就就是为中华民族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新民主主义革命正是在这一旗帜指引下展开并取得胜利的。同时,在这一旗帜指引下,中华民族又有了正确的文化选择,毛泽东的这一段话是当时文化选择的经典总结:“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就是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文化,这就是新民主主义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新文化。”(《新民主主义论》19401月)这一文化方向是与蒋介石专制独裁文化争锋相对的一面旗帜,代表着当时中华文化的前进方向。时至今日,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依然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这一文化方向将中华民族对价值精神的探索导入了正确的轨道。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经历30年的探索,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构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十七大,胡锦涛同志强调了这一认识,并进一步指出这是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这以后,“七一”讲话、十七届六中全会都着重论述了这一导向性思想。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民族、社会都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言行规范、价值理念。一句话,都有着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核心价值体系对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政党、社会而言都至关重要。一个社会的文明走向,绝对取决于这个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我们党21世纪的政治导向,也是文化导向,更是民族文化精神的导向。一个伟大的民族,它的境界一定是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一个伟大的民族人文素质的提升和高尚人格的塑造,一定离不开正确的价值精神的导向。一座城市的精神境界也离不开正确的价值精神的导向。所以,《决定》强调“必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融入国民教育、精神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全过程”。

    二、让成都别具一格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黄新初书记指出,要着力打造更多展示中国气派、巴蜀风格、川西特色的文化地标,让成都的历史和记忆以实体形式呈现出来,让人们一到成都就能感受到浓郁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一座城市,尤其是一座具有2300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应该留下不可磨灭的文化特质和文明记忆。杜甫草堂、武侯祠、永陵、金沙遗址、都江堰水利工程以及宽窄巷子等等,早已广为人知,而把这些文化元素演绎为城市独特的文化气质,则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

    从成都的历史文化的传承看,正如《中共成都市委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加快建设文化强市的意见》所指出:成都具有深厚传统文化底蕴和丰富历史文化资源。我们当下需要做的就是,认真和深入研究把弥足珍贵的成都历史文化的传承与我市当前进行的建设中西部最具影响力、全国一流和国际知名的“文化之都”紧密结合起来的具体措施、具体办法。主要是,要立足保护和对外宣传成都独有的大熊猫文化、金沙文化、青城山—都江堰世界文化遗产及其他优秀历史文化,将这些历史文化的传承作为塑造成都城市文化气质的历史基础。要通过编制实施成都大遗址保护规划、成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等措施,保护好先人留给我们的,承载着成都地域特色的城市历史规划特色、建筑风格和文化遗迹,使之成为对外展示成都历史文化的一扇扇既独立又统一的窗口。比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我市的旧城改造大手笔已使古老的文化名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城市的发展过程应当是“有机更新”的过程,而不应当是“无机更换”的过程。成都原有的古街区、古街名、古地址已在幢幢高楼掩抑下不复存在了,而保留这种文化元素的方式则是:在原址设置碑文式标志性建筑,既保证城市建设的正常进行,也能使城市悠久的文脉得到传承。要充分保护川西平原特有的田园、民居本色,使之与现代城市文明有机地融为一体,成为成都历史文化具有最强视觉冲击力的美丽画卷。要充分利用我市各具特色的川西小镇长期历史沉淀而成的风貌,使其与现代文明元素相互映衬,成为让人流连忘返的驻留之地。要特别重视蜀锦、蜀绣、川剧、曲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发扬光大,让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们这个新时代成为成都最鲜活、最具生命力的文化名片。

    三、把农村文化建设落到实处,实施一村一文化工程

    建设“文化之都”不能仅仅局限于城市,农村村民也应该享受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带来的文化养分。尽管农村文化建设已提了很多年,乡镇一级有文化站,村有文化室,并且大都按相关部门的规定“达标”,但走进去一看,几乎千篇一律,书架上摆放数十本“送文化下乡”的书,几张课桌,有的摆一台电视机或一台电脑,几个村民围在一起搓麻将,据说建成村文化室就算文化达标了。其实,这是形式主义。如何把农村文化建设落到实处,使村社文化室既有形式又有内容,对此,笔者以为应实施“一村一文化,村村有文化”工程。

    具体说来,应对广大农村进行摸底调研,挖掘不同村子的特色文化,让每个村都拥有自己独特魅力的文化个案。以新都区为例,通过调查研究,联系各村实际,对所有村文化活动室进行全新的充实和改造。可分为如下四类:①以文化名人为主要内容的村文化活动室文化主题,如艾芜、王铭章、吴虞、杨升庵所在村。②以历史文化古迹为主要内容的村文化活动室文化主题,如泥巴坨、东湖公园、殷商遗址所在村。③以“花香果居”、“文化大院”为主要内容的村文化活动室文化主题,如斑竹园镇有关村落可以此为村文化活动室主题。④以民间演艺、川剧锣鼓为主要内容的村文化活动室文化主题,可根据各村相关条件而定。当然,成都市所属区(市)县农村文化现状不尽相同,可联系本地实际,把实实在在的个性文化放进村文化室,使村社文化活动室既有形式又有内容。

    四、把文化人才队伍建设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决定》认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队伍是基础,人才是关键。要坚持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深入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牢固树立人才是第一资源思想,全面贯彻党管人才原则,加快培养造就德才兼备、锐意创新、结构合理、规模宏大的文化人才队伍。”尤其是发展文化产业,其核心问题是人才,没有人才,文化产业的发展就无从谈起。当前,文化产业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各民族高度关注的一个领域,对专门人才特别是复合型文化产业人才有一种特殊的战略要求,这种需求能否得到满足已成为夺取文化产业未来制高点的决定因素。

    成都市委十一届九次全会提出,到2020年,文化产业GDP超过8%,成为我市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而要完成这一宏伟目标,文化人才是瓶颈。目前,我国的文化产业人才总量、结构、素质还远不能适应产业发展的需要,急需大力引进和培养。成都市曾经提出过“三个转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转变就是由文化资源向文化资本的转变。文化资源是什么?杜甫草堂、武侯祠、金沙遗址、道教圣地青城山、都江堰水利工程等等。2300多年的文化积淀,这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如何利用它、享用它,这是一个研究课题;如何把它变为文化资本,这更是一个高难课题,而完成这个课题的则是文化产业人才。对成都来讲,最关键的是缺乏文化创意和文化策划的领军人物。要加强对文化产业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复合型数字艺术人才、营销人才的引进工作,不拘一格选用人才;加快对文化产业人才的培养,并纳入国家人才培养计划,有条件的高校可以设立文化产业院系;认真做好文化产业员工队伍的培训工作,大力提高员工的整体素质,注意借用文化产业项目吸引文化产业人才的合理流动,使更多的文化产业优秀人才为我所用。《决定》在提出“造就高层次领导人物和高素质文化人才队伍”的同时,还着重强调要“加强基层文化队伍建设”。我们知道,文化强国、文化兴国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它不仅需要高层的领军人物,也还离不开高素质的基层文化人才队伍,两者相辅相成,这样才能卓有实效地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党校是培训党政干部的主阵地。近两年,我们围绕成都市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进行了教学和科研,培训了20期学员,也积累了有益的经验。我们深刻感到,文化人才尤其是文化产业人才培训机制的建立迫在眉睫!因为,这是2020年我市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瓶颈。

    二十一世纪世界各国各民族的较量是文化的较量,是人的素质的较量。成都市提出建设“文化之都”,就是在参与这一具有时代意义的较量。

 

(作者系中共成都市委党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文化建设教研部主任)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