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成都党史文化的自觉
2013-3-12 来源:本站

 

■黄

 

    当今社会,文化已成为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持和发展本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大力弘扬民族精神,积极吸取世界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实现文化的与时俱进,是关系广大发展中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①。因此,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鲜明地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任务,全面部署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各项工作,发出了进一步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的动员令,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时代发展趋势和我国文化发展方位的科学把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深刻认识党史文化,深入研究成都地方党史文化,对于我们最大限度地开发和利用好成都党史文化资源,在成都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过程中有所作为,更好地发挥党史工作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重要作用,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党史文化的界定

    研究党史文化,不能不涉及到对文化的理解。“文化”一词在西方来源于拉丁文cultura,原义是指农耕及对植物的培育。自15世纪以后,逐渐引申使用,把对人的品德和能力的培养也称之为“文化”。在中国的古籍中,“文”既指文字、文章、文采,又指礼乐制度、法律条文等。“化”是“教化”、“教行”的意思。从社会制度的角度而言,“文化”是指以礼乐制度教化百姓。文化一词的中西两个来源,殊途同归,今人都用来指称人类社会的精神现象,抑或泛指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物质产品和非物质产品的总和②。

    文化的概念非常广泛,迄今为止,尚无统一的定义,笼统地说,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文化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文化是指人类创造的一切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的总和。狭义的文化专指语言、文学、艺术及一切意识形态在内的精神产品。

    党史文化,特指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文化。主要是指中国共产党在改造客观世界和自身发展历程中,逐渐形成的为党内外所普遍认同的一系列价值理念、规范体系、行为模式等。具体而言,就是中国共产党产生、发展及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的历史文化的积淀。党史文化一般表现在物质、制度和精神等三个层面上,以精神层面为核心。它既是文化资源,又是文化载体,是党的历史与先进文化有机结合的产物,是我国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史文化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党史文化是指中国共产党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创造的全部物质和精神财富。主要包括党在各个历史时期形成的正确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党在领导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统一战线、民族、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等方面所积累的经验、教训。狭义的党史文化是指以党的历史为题材创作的文化艺术作品,如党史题材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电影、电视、舞蹈、美术、摄影作品等等。

    党史文化具备一切文化的共同属性,但也具有其自身所特有的鲜明个性特征:1.严肃性。党史文化是政党文化,对社会文化的影响是强大的。它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常常渗透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党的思想建设之中,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党史文化必定具有高度的政治性、严肃性。2.真实性。党史文化以历史记载为主。中国共产党91年的发展进程,决定了党史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及发生发展的经过都是真实可靠的,有线索可寻,有依据可查,因此,党史文化具有其他文化所不能替代的真实性。3.科学性。党史文化既是政党文化,又是历史文化,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类型。因此,党史文化的研究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正确处理政治和学术、历史和现实、研究和宣传的关系,做到党性原则与科学精神的统一。

 

    二、党史文化对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作用

    党史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历史自身所蕴含的文化,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一部分,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当下,文化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文化是一个民族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名片、身份证和识别码,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和精神家园,它渗透到社会、政治、经济各个领域,并影响和制约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经济成分的多元化和世界文化交流的不断拓展,出现了多种文化并存的文化现状,一方面满足了大众多样的文化需求,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如:有些人盲目崇拜西方式的民主和生活方式;有些人对分裂国家、破坏稳定的言行听之任之;有些人对封建迷信活动公开支持,甚至参与;更有一部分历史虚无主义者通过网络媒体、影视作品以所谓“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近现代中国革命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一些青年人由于对党的历史和传统知之不多,知之不深,缺乏自身感受和认同,很容易受到错误思潮的影响和干扰。

    为了大力构建社会主义主流文化,引领社会文化的发展方向,消解多元文化发展带来的消极影响,党的十七大从提高国家软实力、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目标出发,提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第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十七大报告指出: “要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不懈地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凝聚力量,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鼓舞斗志,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风尚,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无论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还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爱国主义精神、时代精神及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建立,都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和优良传统。由此可见,党史文化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基础。

    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是其基本的文化“基因”,是凝聚全党全国人民的文化核心。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推进改革开放的实践过程中,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产生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91年来,党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从艰难曲折中一路走来,谱写了一篇篇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努力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壮丽史诗。透过我们党波澜壮阔的历史,才能真正理解: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富强中国。因此,大力弘扬党史文化,把党的奋斗历程和光辉业绩记录下来、传播开去,是教育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的必然途径。

    在我们党产生和发展的历史长河里,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前仆后继,卓绝斗争,无数革命英烈以鲜血和生命树立了爱国主义的丰碑,构筑了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不仅涌现出像张太雷、李大钊、方志敏、杨靖宇、刘胡兰、赵一曼、江竹筠、黄继光等无数革命先烈和战斗英雄,而且产生了王进喜、雷锋、焦裕禄、钱三强、邓稼先、孔繁森、郑培民、牛玉儒、任长霞、宋鱼水等一大批英模人物。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创造了“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抗战精神”;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又形成了“大庆精神”、“雷锋精神”、“两弹一星精神”、“抗洪精神”和“抗震救灾精神”等等。每一个党史英烈都是一面旗帜,每一种时代精神都激励着我们前进。因此,大力弘扬党史文化,把党在革命战争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形成的光荣传统同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精神文明建设结合起来,传承下去,是培育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动力源泉。

 

    三、成都党史文化建设的思考

    成都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早在2500多年前,蜀王开明九世就在此建都,取“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而名。2001年发现的金沙遗址,又将成都的建城史向前推进到3000年以上。在漫长的历史演绎中,成都人民传承着古蜀文明,更创造着富有特色的成都文化。到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成都文化开始注入革命的因子。1923年,成都创建了四川第一个党组织——中共成都独立小组。从此,成都地方党组织在中央和四川省委的领导下,团结和带领广大成都人民,开始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曲折而光辉的战斗历程。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成都市委带领各级党组织和全市人民开启了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世界生态田园城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坚实探索,描绘了一幅幅气势磅礴、绚丽多彩的历史画卷。特别是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市委的坚强领导下,成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以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团结一致的强大力量,谱写了成都发展史上新的壮丽诗篇。这些生动的社会实践,形成了丰富的成都党史文化。成都党史文化是成都文化史上最年轻、最具活力的一个阶段,它既是成都党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成都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生动教材和宝贵资源,对于我们从中汲取智慧和力量,牢固理想,坚定信念,增强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强国之情,不断开创成都科学发展新局面,将产生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成都党史文化的内涵

    成都党史文化主要由成都党史事件、党史人物、党史遗址、纪念场馆等物质内容及其承载和传导的革命事迹、民族精神等无形的非物质内容组成。

        1.成都党史事件

    成都党史事件反映了成都近现代党史发展的脉络,是成都党史文化的主体。

        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随着新文化的兴起,马克思主义开始在成都传播,成都的进步青年积极投身到“五四”反帝爱国斗争和新文化运动中,许多青年远离家乡,到北京、到上海,甚至远渡重洋,去寻找救国救民之路。1922年夏,成都成立了“四川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10月,中共成都独立小组建立。19264月,中国共产党成都特别支部委员会诞生,标志着成都人民经过长期艰苦而顽强的求索,正确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此后,在党的领导下,成都反抗国民党和四川军阀的统治等反帝反封建斗争此起彼伏……成都同全国其他城市一道融入了革命的洪流。抗战时期,成都作为大后方,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组织抗日救亡团体,创办抗日救亡报刊,为抗日呐喊、呼号,成为国民党统治区抗日救亡运动最活跃的城市之一。解放战争时期,成都是国共两党在大陆展开斗争和较量的最后战场。成都地下党组织领导成都人民在城市开展大规模的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人民民主运动;在农村开展农民武装斗争,从而推进了国统区第二条战线斗争的蓬勃发展,有力地配合了人民解放战争,彻底地粉碎了蒋介石集团妄图把成都变成反共反人民最后战略基地的阴谋。

        19491227日,成都宣告和平解放,历经沧桑的古城从此进入了生机盎然的新的历史时代。“一五”时期,成都是全国八个重点建设的中心城市之一。依据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和国家整体发展战略考虑,成都除了大规模兴建电子工业外,国家还先后在能源、交通、建材、化工、机械、航空等方面投资。至此,成都从一个工业生产水平较低、现代工商业发展严重滞后且带有强烈寄生性色彩的消费城市,开始走上现代工业化城市的道路。

    改革开放以来,成都市委、市政府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思想路线,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团结带领全市人民,以敢为人先的气概,描绘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图画:农村改革走在全国前列;最早开始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改革试点;放权发展县域经济;先后被确定为全国第一批综合体制改革试点城市,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城市和“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城市”;被确定为西南地区重要的科技、商贸、金融中心和交通通讯枢纽;被批准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5·12”汶川特大地震期间,成都是极重灾区之一,也是抢险救灾的主通道、主基地和灾后重建的重要战场,成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万众一心,不畏艰难,与生命竞速、与时间赛跑,全力打赢了抢险救人、抢通保畅、群众安置、灾区维稳等一场又一场硬仗。如今,通过几年的灾后重建,灾区面貌焕然一新,经济社会发展主要指标全面赶超震前水平。成都谱写了“从悲壮走向豪迈”的奋进凯歌。

        2.成都党史人物

    成都党史人物记载了成都革命和建设史上的杰出英才,他们是成都党史文化的缔造者。

    回顾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程,没有一代又一代的革命者的奋斗牺牲,就没有今天祖国的兴旺发达,是烈士们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了新中国的建立和现代化建设的成就。从192310月中共成都地方组织的建立到如今改革开放新时期,成千上万的革命烈士和英模人物坚持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为追求民族独立、祖国昌盛、人民幸福,用英魂忠骨镌刻出一个又一个红色记忆。他们中有在党的创立时期,为成都的马克思主义传播和成都党组织的创立作出杰出贡献的革命先驱:中国近现代史上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最早在成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吴玉章;成都新文化运动的杰出代表,被胡适称为“只手打倒孔家店老英雄”、“中国思想界的清道夫”的吴虞;“少年中国学会”的主要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第一个把“五四”运动消息传到成都的民主革命先驱王光祈;巴蜀地区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在四川的最早组织——成都独立小组的创始人王右木;成都特别支部委员会书记刘愿庵等。也有在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烈:袁诗荛、谭德政、邓俊、罗世文、车耀先、张露萍以及被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在黎明前夕的“十二桥烈士”:杨伯凯、于渊、王干青、晏子良、许寿真、毛英才、黄子万等等。

 

新中国成立以后,成都这座英雄的城市,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更是人才辈出,英模涌现。有解放初期,在石板滩剿匪斗争中牺牲的朱向离、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杀敌的唐高明、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一等功的杨雅利等战斗英雄;有舍己救人的好党员张科跃、见义勇为的优秀新闻工作者游进等雷锋式英雄;也有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献身的刘辉、张圣国、刘忠伟、何晓雨等公安战线的英雄;更有“5·12”汶川特大地震期间,临危不惧、舍己救人的英雄楷模和坚守岗位、敬业奉献的道德模范蒋敏、孙静、王丽、吴忠红、何智霞以及在灾后重建中因积劳成疾病逝在工作岗位上的基层公务员的优秀代表税成康等。

        3.成都党史遗址、纪念场馆

    成都党史遗址、纪念场馆见证着成都革命和建设史上的丰功伟绩,是成都党史文化的重要载体。

    成都山川秀美,风光旖旎,不仅是我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和重点风景名胜之都,而且更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红色资源丰富的城市。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成都人民,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征途,留下了许许多多革命遗址、纪念场馆及相关文物。它们分布于成都及周边区()县的各个角落,承载着一份份历史的嘱托,述说着一个个当年的故事。它们是成都党史文化的见证,更是我市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

    成都市区内除修建有成都市烈士陵园、十二桥烈士陵园、“二一六”烈士陵园、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等纪念场馆外,还有修建于1927年的春熙路孙中山铜像;坐落于锦江区的陈毅母校;掩映在东郊沙河堡的李劼人故居;中共川康特委会活动遗址;成都树德协进中学;努力餐等重要革命遗址。其中,成都树德协进中学是一所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被称为“红色学校”、“成都陕北公学”。许多著名的革命志士都先后在此任教、任职、从事革命活动。中共早期优秀党员、我国进步青年学生会运动的杰出领袖、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李硕勋曾在此就读并从事革命活动,其妻子赵君陶也曾在此任教;努力餐位于成都市金河路口,是革命战争年代党组织在成都地下活动的秘密联络点,餐馆由成都早期中共党员、《大声》周刊创始人车耀先创办,有“革命饭馆”之称,2009年被列为成都市党史教育基地。

    走出成都中心城区,各区()县的革命遗址和纪念场馆更是星罗棋布、数不胜数。邛崃市有张志和故居、夹关战斗遗址、邛大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红军亭、红军长征纪念馆等;温江区有川西剿匪殉国烈士纪念碑、王光祈纪念馆等;彭州市有刘邓潘起义旧址、纪念馆、李一氓故居、秉彝亭等;崇州市有安顺地下活动展览室、露萍广场、分州兵变遗址等;郫县有吉祥寺、红光广场等;大邑县有横山岗红军战场遗址、车耀先烈士塑像广场、大邑刘氏庄园博物馆、建川博物馆聚落群等;蒲江县有成都战役烈士陵园纪念馆等。

    (二)大力弘扬成都党史文化,推动成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成都党史文化脉络清晰,内涵丰富,地域特色显著,且形成了独有的精、气、神。有人在总结成都文化的特质时有过这样一段描述:“习惯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怡然自得缓缓流淌地生活,平静之中却蕴含着汹涌澎湃的巨大能量,遇险阻则激流飞溅,在历史长河的转折处甚至惊涛拍岸。”是的,崇尚自然、却也坚忍不拔,百折不挠,这是自古以来在成都这片土地上世代传承的一种基本理念,也是成都党史文化所独有的气质。今天,成都人民秉承传统文化的精髓,不断创新发展,向着建设世界生态田园城市的目标大步前行。发掘成都党史资源,弘扬成都党史文化,为成都社会主义建设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1.坚持指导思想一元化,把握成都党史文化的正确方向

    党史文化是政党文化,具有高度的政治性、严肃性。它关系着我们党的先进文化的建设问题,关系着我们党培养什么样人的问题,关系到我们现代化建设事业成败的大问题。因此,大力弘扬成都党史文化,必须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保证成都党史文化研究和宣传的正确方向。

党史文化是党的历史的真实写照,在坚持党性的基础上还必须确保其科学性,把握好党性与科学性的统一,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以科学的历史观和方法论为指导去进行研究和总结。大力弘扬成都党史文化,必须实事求是地记载和反映党领导成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正确把握其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客观公正地评价成都党史事件和党史人物,科学严谨地总结党在成都革命与建设中的历史经验,使成都党史文化经得起历史检验。要正确对待党在前进道路上经历的失误和曲折,坚持用历史的、实践的和唯物辩证的观点深入剖析根源,研究防止失误重犯的办法和措施。高度警惕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

        2.围绕成都市委中心工作,不断丰富成都党史文化的内涵

    成都党史文化建设作为成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牢牢把握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这个根本任务,突出重点、合理布局,使成都党史文化融入到成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之中,为构建成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提供强大精神动力,从而推动成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我们党成立91年、执政63年的历史蕴含着丰富的治党治国治军的经验和智慧。建设成都党史文化不仅要记载好这些历史实践过程,更重要的是要充分挖掘党史资源,深入总结经验和智慧,使之传播出去,推广开来,为促进成都科学发展、社会和谐服务。当前,成都打造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的宏伟实践正在深入推进,加快建设城乡一体化、全面现代化、充分国际化的世界生态田园城市是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因此,成都党史文化建设的重点应放在服务于加快建设城乡一体化、全面现代化、充分国际化的世界生态田园城市的总体战略上,一方面以党史基本著作编写为重点,全面征集整理《中共成都党史》第三卷(19782011)的基础性资料。通过编纂专题资料丛书,认真总结改革开放以来成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和经验教训,为成都建设世界生态田园城市的探索和实践提供历史借鉴。另一方面确定重点课题,开展成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小康社会、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世界生态田园城市等专题研究工作。及时记载和准确把握市委一个时期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努力推出一批体现党史特点,兼备存史和资政功能的成果,为成都市委的中心工作服好务。

        3.创新传播方式,树立精品意识,大力弘扬成都党史文化

    研究和建设党史文化的最终目标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达到“资政育人”的目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一些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有的人似乎进入了文化危机、精神危机、诚信危机、道德危机的尴尬境地。如何走出精神家园的虚无与浮躁,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回归传统,回归历史,通过历史的洗礼找回失落的灵魂,重塑高尚的精神家园。因此,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更多地关注当代社会生活,不断创新传播方式,打造优秀党史文化产品,是大力弘扬成都党史文化的时代需求。

    近年来,成都党史文化传播通过党史网站的建立,史料刊物《岁月留痕》的创办,党史视频《成都红色印象》的制作,地方党史教育基地的打造以及各类党史纪念活动的开展等现代途径,在深化党史研究,普及党史知识,教育当代干部、群众、青少年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成都党史文化要真正满足社会需要,成为社会主义建设的主流文化,还必须下大力气,进一步解放思想,抓住机遇,迎难而上,不断开发出更多更好、符合人民大众的欣赏口味的成都党史文化新产品。如:创作以党史为题材的文学艺术、影视作品等,通过广播、电视、电影、歌舞表演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对成都党史文化实施二度创作。可以根据史实表现大题材、塑造大人物,更可以追随现实描述小事件、勾画小人物;可以回顾革命战争年代的英烈,更可以展示改革开放新时期的英雄模范、时代楷模。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抢占文化传播阵地,使党史文化更好地发挥其宣传教育功能。

        4.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培育成都党史文化建设主力军

    党史文化建设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而党史工作者以自身的优势在此项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理当是党史文化建设的主力军。加强党史干部队伍建设,一要稳定和加强现有党史研究队伍,以多种方式加强培训,不断提高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大力培养优秀党史工作人才,积极改善党史工作人才的成长环境,建立健全激励机制,把党史工作干部的培养、选拔、使用、交流纳入干部队伍建设总体规划和布局;二要下功夫引进党史专门人才,把那些真正热爱党史工作,能够胜任党史研究和写作的优秀业务人员充实到党史文化建设的队伍当中;三要努力构建成都党史文化建设“大队伍”,加强与高等院校、党校、行政学院、社会科学、地方志、档案、文博以及文学创作者等搞好协作,强强联手,共同打造成都党史文化精品,为构建成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推动成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系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副处长)

①郭建宁:《当代中国的文化自觉》,人民网—理论频道,2011926日。

②《中国大百科全书·社会学》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