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2013-3-8 来源:本站

——成都社会主义现代工业的起步

■陈

 

 

    今天的成都,前所未有的繁华,前所未有的现代化。可解放初期的成都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城市,现代工业基础十分薄弱。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成都市的工业在数量和规模上得到一定发展。“一五”计划期间,成都被列为内地重点发展城市,到1957年,全市工业总产值已达4.16亿元,为1949年的3.85倍。成都工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一、打造国家重点建设的电子工业基地

过去人们习惯形象地从烟囱的高矮、数量的多寡来判断一个城市的工业发展进程。1949年底,刚解放的成都现代工业有“三根半烟囱”的说法。这“三根烟囱”是指成都造币厂、裕华纱厂、启明电灯公司,“半根烟囱”是指民康染厂。其余企业大多以修理为主,更多的是传统的手工作坊。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全市工业总产值仅为1.08亿元,而其中小手工业户1.4万户,占了全市工业总户数的98.8%;机械化、半机械化生产的工厂企业仅有一些规模很小的纺织厂、发电厂、机械厂、汽车修配厂、农副产品加工厂、砖瓦厂,成都工业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甚微。在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成都市的工业在数量和规模上得到一定发展,1952年末,全市有工业企业2393户,实现工业总产值1.59亿元,比1949年增长62.4%,其中,重工业增长79.7%,轻工业增长60%。为成都现代工业的发展奠定了一定基础。

        1953年,我国开始执行国家建设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以下简称“一五”计划)。“一五”计划学习苏联建设经验,确定以工业化为整个国民经济建设的主要任务,并且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

    按照“一五”计划,成都被确定为全国工业重点建设城市之一,国家在成都投资重点建设电子工业和机械工业。按照国家的要求,成都市于1953年开始编制城市总体发展规划,规划确定成都市的性质为:省会、以精密仪器、电子、机械及轻工业为主的工业城市。

出于对成都地理位置和国家整体发展战略的考虑,国家确定成都为全国重点建设的三个电子工业基地之一。在当时苏联援助我国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中,电子工业仅占9项,其中就有4项集中布点在成都东郊。从1953年起,国家开始在成都陆续投资建设国防事业急需的通信导航、地面雷达以及电子元件、电子测量仪器、电子专用设备、电真空专用材料等骨干企业和相应的科研、教学、物资供应单位。

        1953年,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的生产无线电复杂通讯机设备的国营成都无线电厂(后更名国营新兴仪器厂)开始建设。1954年,研制生产地面雷达整机的锦江电机厂在成都东郊筹建,该厂在建设期间,曾分三批选派领导干部和技术骨干58人赴苏联考察实习,并在国内老厂培训各类管理干部和技术工人1504人。苏联为该项目提供了主体工程设计图纸以及研制测高雷达和地对空导弹配套产品的全套技术图纸资料,并先后派遣四批专家来成都作现场技术指导。1955年,国家批准在成都西郊筹建主要从事通信设备研制的全国第一个电信工业研究所(现名为“西南电子技术研究所”)。西南无线电器材厂作为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也于“一五”期间动工兴建。整个工程总投资人民币4302万元,生产区面积37135平方米,职工3641人,其中技术人员245人,主要生产设备仪器781台,设计规模为生产阻容元件八个大类,38个代表型号,年产3700万只。1956年,随着国民经济发展和为电子工业发展提供配套的需要,国家第二机械工业部决定在成都选址筹建通用无线电测量仪器制造的专业工厂(现名“前锋无线电仪器厂”)。

    在计划建设成都电子工业基地的过程中,刘少奇、朱德、陈毅、聂荣臻、薄一波、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到成都视察工程进展状况。国家电子工业主管部门负责人则直接参与了成都电子工业基地建设的统筹规划,精心安排和逐项落实。为了便于就近指挥,确保建设进度和工程质量,国家主管部门还在成都设立了兴建项目现场办公室。四川省、成都市主要党政领导人多次到施工现场指导工作,并在各项工程的踏勘选址、征用土地、组织施工、配套建设及干部配备等方面,给予优先保证,密切配合。

    成都电子工业基地及其各项目的技术水平,起点较高,军品比重较大,配套能力甚强。基地在建设进程中,充分发挥了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在国家的统筹规划下,集中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确保了工程质量和建设速度。基地在规划建设上,坚持以成都市区为依托,集中布点,次第展开的原则,取得了工业建设和城市公共设施建设同步进行,生产、科研与教育统筹安排,整机与基础产品配套建设的良好效果。到“一五”计划完成时,成都电子工业基地已经初具规模。一个新型的电子工业城在成都东郊崛起。

 

    二、其他国家重点项目的大规模建设

    除了大规模投资兴建电子工业以外,国家还在成都进行了能源、交通、建材、化工和机械工业等方面的投资,先后动工兴建了成都机车车辆工厂、成都制材厂(现成都木材综合工厂)、成都热电厂、四川化工厂、成都量具刃具厂、国营峨眉机械厂和国营新都机械厂等重点工程。在这些重点工程中,也倾注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与心血,成都量具刃具厂就是其中之一。

成都量具刃具厂始建于1956年,是“一五”期间国家重点项目之一。在成都东北郊的一片荒郊旷野,坟堆坡地,成量人开始了艰苦创业。在“先生产后福利、先厂房后宿舍”的勤俭办企业思想指导下,仅用了1年零7个月时间就建成了这座大型骨干企业。19573月,朱德同志第一次到厂视察,亲眼看到了成量人披荆斩棘艰苦创业的情景,向党中央、毛泽东上报了“关于成都量具刃具厂建厂经验的报告”。随后,《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和评论员文章,对成量厂勤俭建厂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工厂是“勤俭建厂的一个范例”,“走的是一条多快好省的建厂道路”。工厂建成后,仅用半年时间就达到了设计生产能力,当年向国家上交利润近1000万元,到第二年9月便收回了全部的建厂投资。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董必武、李富春、刘伯承、贺龙、陈毅、聂荣臻等先后来厂视察,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鼓励。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专门为工厂摄制了一部《一个多快好省的工厂》的大型纪录片,在全国放映。1959年工厂被评为全国社会主义建设先进集体后,周恩来亲手授予成量厂一面绣着“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的奖旗。工厂开始企业管理的探索和改革后,19605月,刘少奇第二次来厂视察,对工厂企业管理的探索和改革给予了充分肯定。同年,《人民日报》在第一版上以“新型的社会主义管理制度”为题,发表了工厂的文章,刘少奇亲自为这篇文章写了按语。1961年,工厂从德国引进轧制新工艺,开始对钻头生产“恒热”千分表生产工艺进行改造,为工厂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样一大批国家重点项目的建成,标志着成都开始走上现代工业城市的发展道路。

 

    三、地方工业体系的初步形成

    在成批兴建国家重点项目的同时,成都地方工业也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逐步地发展起来。

    解放后,成都市军管会工商接管委员会接管的官办工厂,只有成都造币厂和四川大学工学院实习工厂、成都自来水公司机械厂等寥寥几家。1951年成都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企业局,采取公私合营、私私合营、联营等方式将成都的私营小厂和作坊组织起来。并通过建立地方国营企业,先后整顿、合并和建立了一批地方国营或公司合营的企业。经过一系列的整顿,成都的地方工业开始走上正常轨道。

        1953年,成都市人民政府决定在成都筹建生产各类针织品的成都针织厂,并请上海有关部门帮助聘请工程技术人员,订购设备,进行工程设计。1954年基建工程基本完工并进行了试生产。从此,成都有了第一家针织企业,当年就生产了线袜26万双。1958年成都针织厂按产品分类,分别扩建成3个厂,逐渐发展成为门类齐全、品种繁多的织袜企业。

    到“一五”期间,成都市先后投资兴建了成都红旗铁工厂(今成都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成都食品厂、成都毛巾床单厂、成都针织厂、成都肥料厂(今望江化工厂)、成都民康染厂、成都第二机械砖瓦厂、成都汽车公司等地方工业项目;同时,成都市委、市政府还通过整顿、合并建立了川西铜线厂、建群铁工厂、成都机械厂、前进铁工厂、洪安机器厂等机械加工厂;成都造纸厂(现成都造纸一厂)、中华造纸厂(现成都造纸二厂)、绳溪造纸厂(现成都造纸三厂)、成都印刷厂、成都骨粉厂、太平洋肥皂厂、成都电池厂、新生火柴厂(现成都火柴厂)、成都红旗玻璃厂、成都肥料厂、成都罐头厂等轻工企业;成都化学试剂厂、成都橡胶二厂等化工企业。

    据统计,“一五”期间,成都市属基本建设投资中用于工业部门的占47.53%,其中重工业又占工业部分投资的94.45%。工业门类和产品从无到有,到1957年,全市有工业企业1331户,实现工业总产值3.76亿元,其中重工业占27.3%,轻工业占72.7%,按可比价格计算,工业总产值比1953年增长68%,重工业增长1.27倍,轻工业增长55%。按不变价计算,“一五”时期共实现工业总产值15.44亿元,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8.6%,工业年平均发展速度达118.8%。初步建成了成都地方工业体系。

 

    四、第一条出川铁路通道的建成

在中国铁路史上,宝成铁路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地位。它是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是沟通中国西北、西南的第一条铁路干线,也是突破“蜀道难”的第一条铁路。宝成铁路以“难”而著称。它是新中国第一条工程艰巨的铁路。多少铁路人的心血和汗水,浇筑成了这个历史上的伟大工程。

        195271日,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日子。这一天,新中国自行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建成通车。成渝铁路的建成促进了成都经济社会发展,但与省外的交流却仍然受到限制,“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就在庆祝成渝铁路通车的同时,毛泽东主席发出了“庆祝成渝铁路通车,继续修筑天成路”的号召。铁路职工们踩着欢庆胜利的鼓点,挥师北上,沿着古时蜀国栈道,翻越秦岭、大巴山,开始了长达4年的漫漫开凿路。

    那时候,与中国建交的苏联已经开始援助中国。中苏专家经过多方比较发现,原定的天水略阳线越秦岭较为容易,费用稍省。但是,要将四川丰富的物资通过铁路运往中国东部各省,需要多行天水到宝鸡的154公里;加之当时的陇海铁路宝鸡天水段通过能力低,从长远来看,修建天成铁路并不理想。于是,最终决定采取宝鸡略阳线方案,改天成铁路为宝成铁路。至此,北起陕西宝鸡,南抵四川成都的宝成铁路建设,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宝成铁路北起陇海线上的陕西宝鸡,沿途翻越秦岭,穿过剑门关,经过川北山地和丘陵地带,最后抵达成都。该铁路全长共668.198公里,是新中国建立之初修筑的第一条工程艰巨的铁路干线。全线有80%以上的线路需经过地形复杂的大山深丘地区,需挖掘隧道304座,84428延米;需修筑大中小桥梁1001座,28074延米。桥隧占全线总长度的16.8%。路基土石方工程共7116万立方米。

    宝成铁路所经之地尽是高峰、深谷和江河。桥梁连着隧道,隧道连着桥梁。有很多路段几乎全是在绝壁山崖上开凿的隧道,穿梭于崇山峻岭间,高危陡峻,令人望而生畏。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自然环境中,徒步置身于山涧中都让人不寒而栗。铁路工人却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凿隧道,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由于宝成铁路施工线长,工程量大,加之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强度大,铁路工人们几乎每天都要加班。据不完全统计,当施工进入紧张阶段的时候,曾经动用了中国新建铁路一半左右的劳动力和五分之四的机械筑路力量。

        19567月,宝成铁路在经过4年的艰苦建设后,形成通车能力。并在经过一年多的试营运后,于195712月正式营运。195811日,国家在成都隆重举行宝成铁路全线通车典礼。国务院副总理贺龙、聂荣臻率中央代表团赴成都出席通车剪彩仪式。无数群众发自内心地赞叹:“人民坐江山,黄河也有澄清日;铁路连川陕,蜀道从今不再难。”火车飞驰而过,蜿蜒向远方。从此,关中和蜀地有了关联,天堑变通途。

    宝成铁路的建成,为四川开辟了第一条出川铁路通道,也结束了几千年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交通不便历史,使成都与四川省内外的经济交流更加紧密,为成都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交通条件。

    放后,经过“一五”计划几年的努力,一批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电子和机械工业重点工厂以及科研单位相继建成投产,地方工业初具规模,对外交通逐渐便利,成都由传统的消费城市逐步向工业城市转化,开始了向现代工业城市迈进的坚实脚步。

(作者单位:四川广播电视大学)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