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成渝铁路建成通车六十周年记
2013-3-8 来源:本站

 ■徐

 

 

        60年前的1952613日,成渝铁路建成通车,这是西南地区交通运输史上的重大事件。修筑成渝铁路是自晚清以来四川人民期盼改变四川交通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引发辛亥革命的导火索——四川保路运动就是因为修筑成渝铁路而起。但一直到1949年四川解放时,成渝铁路工程仅仅完成了少量的土石方及桥梁、隧道工程,未铺一根枕木和一根钢轨。已完成的工程仅占开工段预算工程总量的34%,完成投资占计划总价的14%

    从19世纪中叶起,近代中国陷入苦难深重和极度屈辱的深渊之中,西方列强剥夺了中国国家主权,控制经济命脉。在此过程中,西方列强把铁路权作为扩大侵略、输出资本、宰割中国的重要手段。深处内陆的天府之国四川也难以幸免。列强把四川看作必得的“中国的花园”、扩张势力的“第一注意之地”。帝国主义在逐步夺取川江航运控制权,将势力扩张到四川的同时,将注意力集中在夺取四川铁路权方面。1863年英国人就拟定了一个以汉口为中心的铁路网,其中一条就是“西行经过四川、云南等省直达印度”。1897年,英国人更提出“任何铁路设计之最终目的”,须到达“物产丰富、人口稠密之四川省”,将“汉口(经重庆)至成都线相连”。同年,法国驻印度支那总督也提出修一条“展筑至人口稠密的四川省省会成都、达扬子江上游重庆”的铁路。与些同时,日本、沙俄、美国、德国也想染指四川铁路的修筑权。

    面对帝国主义国家的虎视眈眈,四川人民奋起抗争,提出了自主筑路的要求。19041月,川汉铁路公司在成都成立,这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铁路公司。川汉铁路设计自汉口起,经宜昌、重庆到达成都。成渝铁路属川汉铁路的西段。为了修筑成渝铁路,全川大小田户“按租集股,国粮认摊”的集资办法,都成了铁路股东。但是满清政府以“铁路国有”为名攫占川人路款,于19115月将四川人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筑路权出卖给英、法、美、德四国银行集团。此举引来全川人民的极大愤慨,围绕川汉铁路修筑权而出现四川各阶层、各族民众都卷入的“保路运动”,并成为武昌起义导火索,从而推翻了满清政府。

    辛亥革命以后,从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政府到蒋介石国民政府都说应该修成渝铁路,“成渝铁筹备处”或“成渝铁路工程局”的招牌挂了几十年,并以此为借口对四川人民派款拉夫。但直到解放前,成渝铁路对四川人民来说仍然只是个现代童话,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

        19491231日,在解放大西南的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的形势下,邓小平主持西南局常委办公会议作出决定:“兴建成渝铁路,造船修建码头。”195012日,邓小平在向中共中央报告重庆解放一个月后西南的情况和汇报建设新西南的计划时,又特别提出“着重于修成渝铁路”。西南军政委员会成立后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也是“以修建成渝铁路为先行,带动百业发展,帮助四川恢复经济”。修筑成渝铁路的计划很快得到中央的批准,并迅速付诸实行。19503月,西南铁路局在重庆成立。4月,第一批工程人员分赴成渝铁路沿线工地,按铁道部的部颁标准重新勘测成渝铁路。612日,铁道部西南铁路工程局成立。615日,举行了成渝铁路开工典礼。邓小平莅临致词,贺龙亲手将一面绣有“开路先锋”的锦旗授予筑路大军。当天,筑路大军就高举着“开路先锋”的旗帜,开赴重庆市区九龙坡、油溪等工地,揭开了修筑成渝铁路的序幕。710日,西南铁路工程委员会成立,邓小平、刘伯承决定,由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副司令员李达担任主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秘书长孙志远和西南铁路局局长赵健民担任副主任。

    成渝铁路总长505公里,整个工程共需完成土石方42113万立方米,需要修筑43座隧道、84座大中型桥梁、1548座小桥及涵洞,需修建各类房屋23万平方米。当时,大西南地区刚刚解放,百业凋敝,百废待兴,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财政经济都相当困难。中央确定修筑成渝铁路的原则是“就地取材”。在修建成渝铁路的过程中,在邓小平、刘伯承、贺龙的安排下,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先后从川东军区、川西军区、川南军区、川北军区和西康军区各部队总共调集了3万多名解放军官兵,组成5个军工筑路队,与包括成都市民在内的10万多民工共同参加筑路工程。贺龙还十分关心成渝铁路的修筑。当时,四川没有标准轨道铁路,火车头进不来。他亲自向解放军总参谋部报告,派来登陆艇,将火车头、车厢从汉口通过长江运到重庆九龙坡。按照“就地取材”的原则,除大中型桥梁使用钢梁外,其墩台、基础以及中小型拱桥、涵洞,都尽量利用沿线所产的石料,共建筑石拱桥827座。重庆101钢铁厂(今重庆钢铁公司)轧出成渝铁路全路所铺的钢轨56万吨,四川人民献出枕木129万根。

    成渝铁路开工后碰到的困难,除了山高水急、自然险阻的地理条件外,更主要的是在于新中国、新四川所继承的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生产萎缩、物价飞涨、投机猖獗、民生困苦、失业众多的混乱局面。同时,四川和西南又是全国最后解放的地区,匪患特别严重。在成渝铁路工地沿线西起巴县、永川,西至简阳和成都郊区的龙潭寺、石板滩,国民党的潜伏特务、土匪武装同地主恶霸势力相勾结,大肆进行骚扰破坏。3万工兵部队,既是修筑成渝铁路的主力军,又是保护工地安全的武装力量。当时筑路机械极少,主要靠人工劳动。直到19518月,才逐步配备了部分桥梁隧道用的机械。因此群众感叹地说:“成渝铁路是肩膀挑出来的。”

    为了修建好成渝铁路,尊重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的指导。邓小平要求对专家要大胆使用,让专家有职有权,并在工资待遇上尽量给予从优照顾。在党的政策感召下,大批专家、工程技术人员忘我地投入到建设成渝铁路的宏伟工程中,为成渝铁路的建成作出了巨大贡献。铁道选线专家蓝田是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出生于四川郫县的著名铁路工程师。他早年从成都铁道学堂和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土木系毕业。从19172月起开始从事铁路工作。先后在四洮、沈海、成渝、浙赣、赣粤、湘桂、叙昆等铁路担任技术和组织工作。新生人民政权决定修筑成渝铁路,让这位年事已高的老技术人员重新焕发了青春。为精测线路,他亲自步行铁路沿线,经过反复勘测和比较,他提出将成都沿沱江姚家渡、赵家渡至乱石滩的线路改为经洪安乡、柏树坳至沱江边接乱石滩的新方案。新方案缩短线路23.8公里,替国家节省150亿元的材料和施工费用。修建成渝铁路的许多工程技术人员也和蓝田工程师一样,过去“报国有心,请缨无门”,新中国修建成渝铁路给他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他们努力发挥自己聪明才智,报效祖国、回报家乡,为修好这条希望之路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修筑成渝铁路过程中,党和政府十分注意听取专家建议,对各个方面都考虑得十分周到细致。值得一提的是,为保护成渝铁路沿线的文物,邓小平专门请来重庆大学著名学者张圣奘教授,请他担任考古团团长。邓小平特意叮嘱张教授“花大力气发掘成渝铁路沿线的地下文物,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灿烂文化”。19512月,张圣奘率考古团经过数月的跋涉、考察,来到了资阳。资阳县长向他介绍了在资阳城西九曲河工地发现龟化石、鱼化石的情况。他亲自前往工地现场进行了仔细察看,认定这里会有更完整的化石,便决定在这里住下来长时间考察。工夫不负有心人,39日,张圣奘从资阳九曲河大桥工地的基坑里,挖到了一个距今几万年的人头骨化石。他立即将这一特大喜讯电告邓小平。邓小平一面回电嘉奖考古团,一面用西南军政委员会的名义上报政务院。后经北京专家反复考证和研究,认为成渝铁路资阳工地发现的人头骨化石,是我国唯一早期真人类型、属旧石器晚期的人类化石,距今已有3.5万年历史,是继北京周口店“北京猿人”和“山顶洞人”之后的重大发现。这一重大发现很快传遍神州大地,也轰动了整个世界。后来,国务院把成渝铁路资阳工地出土的人头骨化石定名为“资阳人”。在当时条件下,将铁路建设与保护文物的工作联系起来实属不易。这对今天我们搞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要注意把保护文物、保护环境相结合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195081日,成渝铁路开始从重庆向西铺轨,以每天铺筑5公里又30尺的进度推进,1951630日铺轨到永川,126日铺轨到内江,1952126日铺轨到资中,613日铺轨到达终点站成都。这样,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努力,成渝铁路终于正式完工。71日,在成都和重庆两地分别举行了盛大的成渝铁路通车典礼。毛泽东为此专门题词祝贺:“庆贺成渝铁路通车,继续努力修筑天成路。”邓小平为《新华日报》题词:“庆祝成渝铁路全线通车。”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命令嘉奖西南铁路工程局两年修通成渝路,实现了四川人民40年的愿望。贺龙司令员和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分别在成都、重庆两地主持成渝铁路通车仪式。邓小平、刘伯承邀请熊克武、但懋辛、刘文辉等四川耆宿一同出席通车剪彩仪式。30万成都军民聚集在新建的成都火车站,隆重庆祝成渝铁路全线通车。成渝铁路是新中国成立后由我国自行设计、自行施工、完全采用国产材料修筑的第一条干线铁路,因此有“新中国第一路”之称。

    成渝铁路的建成通车,具有极大的经济价值和重大的政治意义。它横穿四川盆地中心,不仅结束了四川没有铁路的历史,有力地促进了四川地区的经济发展、物资交流和社会进步,对于成都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也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同时,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人民解放军的大力支援下,新中国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修通了晚清、民国政府花了近半个世纪都没有修成的成渝铁路,圆了近半个世纪以来修筑成渝铁路之梦。1953730日,成渝铁路正式交付运营。初步改变了四川“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交通落后面貌。

        19871224日,成渝铁路电气化工程经过多年的艰苦建设终于全线建成,并通过国家验收。成渝铁路实现电气化以后,年运输能力由过去的610万吨提高到1300万吨,相当于新修了一条成渝铁路。2008年,成渝铁路年运输货物达到了9004万吨,相当于最初修建时的近15倍;年旅客到发量7000万人次。60年来,成渝铁路有力地促进了西南地区物资流通和人员往来,对发展生产和繁荣地方经济起着重要作用。

(作者单位:四川商务职业学院)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