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我的叔父
2013-3-7 来源:本站

 

■郭唐铨

编者按

本文回忆的是一位解放初期在成都参加革命的老一辈革命工作者,虽然普通,虽然平凡,但革命精神令人肃然起敬,正是这般如此的沧海一粟,汇集成了建立、建设新中国的汪洋大海……

 

    我的叔父郭铭富,是湖北省恩施自治州利川市(县)人。原家住利川城东门羊叉街海清堂药铺生于1930123日,初中文化,参军前是在校学生。于19501月,随中国人民解放军18兵团609112大队(住成都市百药厂)校三队学习训练 ,同年6月,于川西随营学校毕业(19506月曾由利川人谭立国从四川成都带回郭铭富的学员证明书和他的两张军装照片交给家中)。

        19507月,郭铭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川西军区温江军分区灌县警卫营一连任文教。当时该部队正在灌县剿匪反霸,他主要承担连队的扫盲工作。同年1123日,他在四川中国人民解放军60(军长张组亮)18053824连担任文教工作。

    回首往事,感慨万分,细看封封家书,似亲人历历在目。

    叔父在家书中(1950.01.12)写道:“我们在这千山万水艰难困苦中得到解放,我们到今日好似另到了一块天……”

在川西随营学校开学的当天(1950.03.10),他写道:“今天是人民的翻身,就要学习人民的知识,为人民谋福利”; “祖母您老人家已是七旬,而只是两个孙子,又都踏上了革命的途程中,这岂不是家庭的荣光”。

    在1950.5.2的家信中,他写道:“家中来信千言万语,要我回家生产,但我以竖立了我的意志,革命才是我们青年的出路。且目前又是学校期中,我更不愿放弃我的学习及革命工作”;“现在是革命时期,应该放弃家庭观念”。

    叔父在家书中(1950.6.10)说:“认清了青年的道路——革命”。还申请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现共产主义青年团)(群众评定也评了,只是学校的核准)。

    在1950.11.7的信中,给家中老人请安,还关心问到:“侄铨(指笔者)在读书没有,铭志(指笔者妹妹)读书没有,要想法送他们到学校读书。”

    在1950.11.23,他的20岁生日这天信中,他说:“今天是生日,我抱着无限的欢喜’。他说:“离开故乡已是一年有余,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以及自他离家后的两个不同的生日的感受和感叹。这是我们收到他的最后一封家书,随后便失去联系。据后来他大妹郭铭玉(郭慧瑛)说,他当时曾有家信,叫家中暂不去信,因部队要转移,去向未定。

郭铭富参军后(系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川西军区温江军分区)有革命军人证明书寄回家中,当时利川县人民政府曾给其家庭享受军属待遇。我的曾祖母郭杨氏,直到1955年去世前都曾受到当地县人民政府的优抚。但在曾祖母郭杨氏去世后,1956念由于我们家人都到外地工作,家中军属之待遇便无人过问。由此县民政局也没有了郭铭富的名字,其人自1950年底入朝参战后也失去联系。郭铭富后来行踪如何,是存是亡,毫无音信。其后我们虽经多年多次查找,都无结果。事至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骨肉之情难以割舍!

叔父!您在那儿,利川家乡的亲人都在盼望您回家!

 (作者系湖北省农业厅退休干部)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