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彭州最美的红色村落
2013-3-7 来源:本站

——走进桂花镇沂水村

 

■中共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为了实地考察解放前夕岷江游击队在彭县丰乐、桂花一带的斗争历史,“七·一”前夕,我们党史研究室一行驱车来到了桂花镇沂水村。这个村子坐落在一个群山环抱的地方,属龙门山脉西南端浅山地带,由于处于深谷腹地,村子显得隐秘而封闭。穿过一条长长的隧道,我们进入了山环水绕、幽静清凉的翠竹长廊,恍若置身于陶渊明笔下扑溯迷离的桃源通道。车行10分钟左右,山势变得平坦开阔起来,阳光明媚,满眼苍翠,灾后重建的农家新区给偏狭的山谷增添了无限生机和现代气息,沂水村到了。

    站在村委会前的空坝里,放眼四望,周围都是山,全被大片的竹林和葱郁的树木覆盖着,绿色、生态的概念在这里得到最充分的诠释。观赏着诗画一般的美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们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另外的画面:清脆的枪声响彻宁静的山谷,在弥漫的硝烟中,游击队员们身手矫健地穿越密林……60多年前,这里诞生了一支党领导的农民武装——丰桂“猎枪会”,后编入岷江游击队,他们曾为迎接解放而英勇战斗。

    关于岷江游击队在丰、桂地区开展的武装斗争,在《中共彭州历史》里有专文记载:

19476月,中共川康特委派秦世禄到灌县向峨进行革命活动,他以老师的身份利用家访之便接近贫苦农民,组织了“翻身会”、“互助会”等,同年7月,村民李福高、周正发、付利成等采取亲联亲、友连友的办法组织了30多名有猎枪的穷朋友。

        19481月,“猎枪会”正式成立。其后,在党支部的领导下,“猎枪会”积极同当地反动势力展开了多种形式的斗争,如抗交“冬防米”事件,铲除桂花乡土匪、袍哥舵把子白洪春种植的大烟等。

        1949年秋,国民党反动派已是穷途末路,但他们为了挽救其灭亡,仍然在做垂死挣扎。在组织正规军负隅顽抗的同时,还在各地拼凑反动势力。特务头子杨荣宣和温江专区少校参谋长李友寿流窜到丰乐组织“反共救国军”。为了掌握敌情,党小组派“猎枪会”会员张应良、胡孝春、曾德武等打入丰乐乡公所,在取得杨荣宣的信任后很快摸清了“反共救国军”人员名单、编制、武器装备、口令等,为党的地下斗争及解放后的剿匪平叛运动提供了有力支援。

        19499月,人民解放军挺进川西。11月,“中共川西边临时工作委员会”宣布正式建立岷江支队,外称“岷江纵队。”周正发、付利成领导游击队员在丰桂地区积极活动,一方面宣传推翻国民党政府,建立人民政权,另一方面做好迎接解放的准备。

        1949129日,刘、邓、潘三将军在彭县通电起义。1227日,人民解放军进入成都,川西宣告解放。195017日,温江地区军事代表与地下党组织和“岷江纵队”在温江会师,“岷江纵队”正式宣布解散。队员愿回家者,准予回家;愿工作者,分配工作。后来,在平叛征粮剿匪中,许多岷江队员继续英勇战斗在第一线。

    这段历史我们虽已熟知,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总想到他们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看看,缅怀他们的事迹,同时也希望能发掘一些鲜为人知的感人细节。

沂水村村支部书记叶登明和村主任张修云带着我们漫步在欧家山脚下的林荫道上,他们如数家珍似的向我们介绍村里优美的自然景观、宗教遗迹、古蜀文化和红色文化遗址。其实这里处处都是美景,山峦、竹树、清潭、小溪、林间的老木屋,都可以入诗入画。

    在欧家山脚下,有一棵引人注目的参天古树——菩提树,上面生长了许多寄生植物,叶书记介绍说,这就是当年游击队员练枪的标靶。古树上的满身枪眼练就了无数游击队员过硬的杀敌本领,同时也见证了那段红色岁月。而今,枯木逢春,古树已长得枝繁叶茂,昂扬挺拔。

叶书记介绍说,村里最多的植物是竹子,有十多个种类。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去观赏了一片楠竹林。走在铺满青苔的石阶上,抬头仰望,高大的楠竹身姿挺拔修长,稀疏的阳光洒落下来,使幽暗的林中有了明暗光影的变化,竹影摇曳,好一幅绝妙的诗意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随同我们前往的,还有两位当年游击队员的家属两妯娌,她们都满头银发,已80多岁了。一位是大哥张德仁的妻子田顺芳,一位是老二张德兴的妻子方天萍。提起那段难忘的岁月,老人们显得有些激动,分别向我们讲述了当年游击队员英勇而悲壮的斗争经历:1948年,向峨、丰、桂地区的游击队员已发展壮大到340多人,张德仁、张德兴和兄弟张德才都已成为游击队的骨干。1949年冬,岷江游击队开赴灌县配合解放军剿匪。三弟张德才在一次单独行动中,因叛徒出卖,不幸被土匪抓住,虽遭严刑拷打,张德才毫不畏惧,誓死不屈。众匪徒气急败坏,叛匪李某挥刀割下了张德才脸上一大片肉,又用尖刀刺穿了他的后颈,顿时血流如注,可他两眼圆睁怒视敌人,土匪吓得连连后退,慌忙向张德才射出罪恶的子弹,英雄依然不倒,土匪又补射两枪,张德才壮烈牺牲。

    当地流传一首歌谣:

叛匪向峨抓住张,逼迫交待无下场。刀尖刺杀后颈窝,利刀再割肉脸膛。德才惨死惊四野,绝灭人性众豺狼。连打三火(枪)血流尽,烈士英名万古扬。

    大嫂田顺芳讲到动情之处,更是语带哽咽转身拭泪。 她告诉我们,当年自己也秘密加入了共产党组织,丈夫张德仁和游击队员起初是汇聚在原伪乡长殷代修建的公馆活动,交通较为方便,信息传递也快,后被土匪发现并被包围,游击队活动被迫转移到位置偏僻、地势险要的欧家山、任家山一带。土匪异常狡猾凶残,千方百计破坏地下党活动,疯狂镇压革命者。为了保存实力,蓄势待发,游击队员常常隐蔽在深山洞穴,有时一连数日,信息不通,粮食奇缺。田顺芳省吃俭用,腾出自家粮食,常常背着背篼,拿上镰刀,佯装上山割草、打柴,有时甚至还背上自己的小孩作掩护,给游击队员送粮送信,为此她的一个小孩夭折。为了躲避土匪的盯梢,她专挑偏僻险路。敌人嗅不到地下党的踪迹,恼羞成怒,经常威胁恫吓她,曾被土匪几次抄家。

    方天萍婆婆也含泪给我们讲了许多游击队员悲壮感人的事迹,我们为此深深震撼。

    在当年“猎枪会”会员的集会地,虽然仅剩一些残垣断壁,但旁边高大的树木见证了他们当年的慷慨激昂、周密计划、热血沸腾、奋勇向前的场景。

在两位村领导的陪同下,我们继续向竹林深处进发。林中少有人迹,小径上铺满了黄叶,踩上去松软松软的。有一段长长的石梯,中间都有凹痕,里面的积水像一面镜子映着竹影。叶书记说,这就是当年的茶马古道。多少年来,过往的商旅,吆喝着骡马在这里艰难穿行,游击队员出没密林,驮运粮食、煤炭、枪支在这里留下了红色印记。在浓荫蔽日的丛林中,有许多深深浅浅的洞穴,书记说,当年游击队员为躲避土匪搜捕常栖身于此。凭着他们的机敏和对地形的熟悉,躲过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凶残的剿杀。

    在半山腰的一座小山梁上,叶书记向我们介绍这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叫做“一脚踏三县”(彭县、灌县、郫县),我们正在兴奋地确定方位,他又告诉我们,在这里发生过一件悲壮的事情,当年有两名游击队员经过这里,被潜伏的土匪残忍杀害。大家的心一下子沉下来,默默地站在那里,遥想当年斗争的残酷性。我们采了一束野花恭敬地放在烈士牺牲地,以表达我们的哀思和敬意!

    上山的路陡峭难行,我们爬得非常吃力,终于到达顶峰。站在观景台上,极目远眺,峰峦起伏、林海莽莽、苍翠欲滴。当年骁勇善战的岷江游击队员就是在这片山林竹海中与土匪周旋,凭着他们对革命信念的无限忠诚,以自己的大智大勇迎来了革命的胜利。

    穿行在欧家山的丛林里,满眼都是绿色的生态美景,但我们的脑海里却一直萦绕着动人心魄的红色旋律。

    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尽,昔日血雨腥风的岁月留下了游击队员战斗的踪迹。时间已经过去六十余载,我们追寻红色足迹,被无数先辈的英雄事迹深深感动。

沂水之行,印满红色足迹,印满感动和收获。

    这是一条涤荡思想灵魂的路。这是一次穿越时空的心灵之旅。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