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 第10辑  
努力餐
2013-3-7 来源:本站

努力餐

 

        努力餐位于成都市金河路口的“努力餐”,北与宽窄巷子隔路而望,东与人民公园隔街而依,是解放前共产党在成都地下活动的据点,因此餐馆有“革命饭馆”之称。

   “努力餐”是车耀先亲手创办的餐馆,也是他进行革命活动的重要场所,党的地下工作的秘密联络点。车耀先在这里工作了十年,团结联合了社会各界进步人士广泛地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和抗日救亡活动,同时团结培养了一批革命青年。

       1928年冬天,车耀先在白色恐怖的血雨腥风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根据党组织的指示,为了不暴露身份,车耀先在祠堂街牌坊巷口开了一家面店叫“新的面店”经营“炖鸡面”。该面不但汤味浓、鸡肉嫩、面条白,而且价廉物美,营养丰富,深受顾客欢迎。“新的面店”新在是四川首家采用机器制面,既经济高效,做出的面光滑整齐好看,又能花样翻新,能做出五六个品种。1929年,车耀先将面店迁至山桥南街更名“努力餐”,1930年夏天,将“努力餐”又迁移到祠堂街,作为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

    店里最有名的是卖“革命饭”:每份用三、四两米蒸,内掺入肉粒、鲜豆、嫩笋和碎芽菜,色香味俱全,又实惠又好吃。其它还有风味独特的“红烧什锦”、“豆渣猪头”、“清汤黄秧白”、“大肉蒸饺”等招牌菜,至今仍脍炙人口。十二寸大盘盛一份,足够四人进食,售价8角。当时的美食家的评语是“质高、味厚、色鲜、价廉、营养”。餐厅的“攒盘”,用一个大盘拼装五六样可口的腌卤肉食,肚、舌、心、肝品种齐全,也受顾客喜爱。为了满足教师、职员等低收入者三五知己小聚会餐,餐厅还专门设计有低价格的配套菜——合菜。凉菜、热菜,红烧清蒸,花样各异,制作精致,每席24元。后来各餐馆争相效法,沿袭至今。

    车耀先于餐馆创办之初,曾亲笔在餐馆楼上雅座墙壁上留下过一幅意义深远的对联:

    要解决吃饭问题,努力,努力!

    论实行民生主义,庶几,庶几!

    寓意可谓深长。

    车耀先经常提醒厨师:“庶民百姓到我们这里来进餐,就是要想办法让他们吃好,做到物美价廉。”让百姓吃上物美价廉的饭菜,在战乱的时局,谈何容易?为此,当时“努力餐”天天按时出售“大肉蒸饺”和“大众蒸碗饭”。每天一开门,贫民赶来吃“大众蒸碗饭”和“大肉蒸饺”的就络绎不绝。“努力餐”开了成都平民“快餐店”的先河,从不因为顾客多而偷工减料,饭馆经常顾客盈门,座无虚席。

    为了解决当时人们的吃饭问题,1932年,车耀先还在人民公园的左侧开了一家“庶几”饭店,按不同时令,每天卖几样肉食、小菜,汤免费供应。顾客落座,饭菜上桌,类似现在风行的“快餐”。一人只需要花一角钱,即可饱餐一顿。开业时,店堂里挂着朋友们送给车耀先的一帧横幅:“努力为大众辟吃饭场所,其庶几乎!”书法精妙,语意双关,既道出了庶几与努力餐的关系,也说明了经营的方向。

    “努力餐”还特别注重宣传,193544日的《成都快报》上就登载了一则广告:

来成都,不能不先到努力餐!

住成都,不能不常到努力餐!

每年花会开始,就在南门城墙上张贴巨幅广告:

花会场,二仙庵,正中路,树林边;

机器面,味道鲜,革命饭,努力餐!

在招牌“努力餐”背后,还写了12个大字:

烧什锦,名满川,便饭馆,努力餐!

    餐厅内,则有“如果我的菜不好,请君向我说;如果我的菜好,请君向君的朋友说!”这样的真情告白!

    车耀先根据党的指示,以餐馆老板的身份做掩护,积极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努力餐”顺理成章的便成了革命的据点。一些革命者来到店里只要喊出“一菜一汤”的口号,店里就会为其提供免费餐饭。就这样“努力餐”默默接济了许多当时生活上存在困难的革命者,在当时看来,“努力餐”也和“革命励志饭”划上了等号。

        1930年,车耀先组织和策划了震动全川的“广汉兵变”。但这次起义由于多种原因失败了,受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和大屠杀。许多在兵变中脱险的同志曾到“努力餐”避难,车耀先竭力保护他们,积极为他们解决吃住问题,并以“努力餐”作为开展革命活动的基地。1985年革命前辈魏传统为缅怀车耀先烈士的功绩,回忆那段难以忘怀的历史,特意写了一首诗:

四川军阀割据热,广汉兵变震云天。

西窗瞭望锦城血,幸有当年努力餐。

    19371月,车耀先创办了《大声周刊》,在“努力餐”馆内用了两间屋子作为编辑部的办公室。他用许多笔名发表了大量文章,揭露亲日派挑动内战的阴谋,积极宣传抗日,反对内战。西安事变发生后,他通过《大声》积极登载张、杨主张,披露西安事变真相,受到广大群众特别是爱国青年的欢迎和拥护。也因为如此,该刊多次被国民党反动派查封,不得不先后改名《大生》、《图存》周刊等。从19371月创刊到1938813日停刊,共出刊61期,约一百多万字。疾呼抗战,反对妥协,显然成为了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喉舌。当时的“努力餐”洋溢着热烈的抗日救亡气氛,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有投稿的,校对的和送刊物的。车耀先还在这里组织“大声抗敌宣传社”慰问抗日家属,向抗日家属送上“抗敌光荣”闪闪发亮的四字铜牌,激励蓉城民众的抗战热情和革命斗志。

    “努力餐”经常举行各种地下活动,车耀先总是在馆堂里细心观察,遇到形迹可疑的人进来,就机警地给社员们暗示,让他们谈话时留神。社员们聚集在“努力餐”,收听来自延安的消息,阅读来自延安的书刊。车耀先还利用他的社会关系,积极帮助一些青年,克服各种困难去到革命圣地延安,当时流传着一句话:“要想到延安,去找车耀先”。“努力餐”为革命培养和输送了一批革命志士,人们熟知的革命烈士张露萍就是在这里奔赴延安的。当年车耀先的大女儿车崇英的同学余硕卿即张露萍,经常到“努力餐”玩耍,并一同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车耀先对她们很关心,经常给她们讲抗日救国道理和共产党的主张,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张露萍慢慢地对革命有了一定的认识,向往革命圣地延安的斗争生活,并表示愿意去延安参加革命工作,车耀先以“成都市各界救国联合会”的名义亲笔给她写了去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介绍信。193711月,她与各地的热血青年从西安奔赴延安,1939年余硕卿经组织安排并化名张露萍赴重庆利用关系打入国民党军队情报部门做党的秘密工作。路经成都时到“努力餐”看望她的良师益友车耀先和她的同学车崇英,在“努力餐”食宿一晚,第二天匆匆告别赴渝,一别竟成永别。原来张露萍在开展秘密工作时身份暴露被捕,19457月在贵州息峰集中营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有许多像张露萍一样的爱国青年在“努力餐”受到车耀先等革命前辈的教育和鼓舞,投身革命,又有许多在其帮助下直接奔赴延安学习工作,为民族的解放,祖国的兴亡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才华乃至年轻的生命!

        1937年,成都地区各救亡团体骨干们将零散的各救亡社团“民先”、“海燕社”、“星芒社”、“力文社”、“群力社”、“天明歌咏团”等群英统一成立了“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联合会”的日常工作和聚会地方就在“努力餐”。自此以后,救亡运动不但可以统一行动,也加强了同全川各地的指导和联系。

    “努力餐”逐渐成为抗日救亡人士的活动中心,国内著名的抗日人士大多相会于此。救国会“七君子”沈钧儒、邹韬奋、史良、李公朴、章乃器、王造时、沙千里出狱后来蓉,车耀先特为他们设宴于“努力餐”,沈钧儒还陪同邓颖超与车耀先会面。1940年,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欢迎冯玉祥、老舍来蓉而举行的欢迎会,也在“努力餐”举行。

    “努力餐”进行的种种宣传抗战活动早就为国民党所注意了。1940年春,国民党发起了反共高潮,在成都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抢米事件”,妄图以此打击抗日进步力量,破坏中共建立的统一战线。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国民党特务借收电报之名叫开了“努力餐”的大门,秘密捕走了车耀先。将他先后囚禁于贵州息烽监狱和重庆渣滓洞。在狱中,车耀先抓住一切机会学习,并从国民党特务的“攻心武器”曾国藩家书中受到启示,给子女写了一封遗书,在遗书的开头他写了一段意义深远的话:

    “民国二十九年三月,余因政治嫌疑被拘重庆。消息不通,与世隔绝。禁中无聊,寝食外辄以《曾文正公家书》自遣,遂引起写作与教子观念。因念余出世劳碌,磨折极多,备斗四十年,始有今日。儿女辈不可不知也。故特将一生之经过写出,以为儿女辈将来不时之参考。使知余:出身贫苦,不可骄傲;创业艰难,不可奢华;努力不懈,不可安逸。能以“谦”、“俭”、“劳”三字为立身之本、而补余之不足;以“骄”、“奢”、“逸”三字为终身之戒,而为一个健全之国民,则余愿足矣。夫复何恨哉?   

    国民党特务用尽心机都是枉然,车耀先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也拒绝为国民党工作,最后特务黔驴技穷,于1946818日将其杀害于重庆松林坡。

20091月,青羊区委组织部拨付了专款对“努力餐”馆进行布置,“努力餐”被列为了成都市党史教育基地。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