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共产党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 www.zgcdds.cn
今天是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蓉城党史 > 建国前  
“火星社川大分社”工作简况
2006-11-3 来源:本站

 

    “火星社”总社成立后,川大分社于l9489月相继成立。由于总社设在川大,总社领导成员也分别参加了分社的具体工作。现将其组织和工作情况概述如下:

    一、关于组织的发展和建设

    “火星社川大分社”从成立至解放的一年零四个月内,由于社员不断地撤离转移,负责人也几经变动。19489月成立时,社长为罗绣章,组织委员文更新,宣传委员何盛明,19492月经组织决定由文更新继任社长;l9494月下旬至解放先后何金凤、饶用唐、王字栋、卿希泰负责领导,共发展社员50余人。   

    由于“火星社”成立于1948年“八·二0大逮捕之后,白色恐怖严重,革命暂时处于低潮,客观形势要求我们必须要有严格的组织纪律和高度的革命自觉性。因此,分社一开始就十分注意加强组织的自身建设。主要抓住以下三个环节来保证组织的战斗性。

    ()发展前的培养考察。发展“火星”社员,我们是积极慎重的,首先通过社团活动或系级活动挑选其中政治热情高、斗争坚决的骨干,作为培养对象,指定专人培养、考察,经组织认可后,再对其进行“火星社”社纲、社章的教育,经上级批准后,方履行入社宣誓仪式,正式吸收为“火星”社员。入社后继续由介绍人或上级指定的人与之单线联系。

    ()严格组织纪律。为了防止敌人的破坏,“川大分社”从建立时起,就严格执行秘密工作的原则,实行单线联系,按三种不同情况分别采取不同的形式进行联系:一、按系级建立联系,这是当时的主要形式;二、按工作需要进行单线联系;三、以住地方便建立联系,如新生院。但不管按何种情况建立联系网,都只有纵的关系,不能发生横的关系。并制订了四项保密纪律,要求社员共同遵守:不该说的绝对不说;不该知道的绝对不问;不合单线联系规定的人,绝对不能接头;不写书面材料。“火星社”的严格纪律和坚强战斗力在两次有组织、有计划的大转移都得到充分的证明。第一次是1948年“八·二O”大逮捕以后,先后转移9人,人数虽不多,但都是我们的骨干,七名总社委员就走了五人,转移时间从194810月开始至19492月完成。第二次是1949年“四·二0大逮捕前后,先后转移30余人,原总社和分社两级领导骨干除少数留守成都坚持工作外,全部转移出去。转移时间从19494月开始,到19499月完成。两次转移共40余人,分布在重庆、自贡两市和28个县。他们均能自觉服从组织安排,撤离去向,听从组织决定。

    ()不断提高“火星”社员的思想觉悟。“火星”成员被吸收入社后,当时虽然处于单线联系状态,但我们注意利用有限的时机,加强对社员的教育。首先是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教育,从根本上提高社员对共产党、共产主义的认识,提高政治思想觉悟。当时由罗绣章、文更新、黄书玉等分别在望江楼侧、沙河堡和城内建立了三个秘密图书点,收藏了《共产党宣言》,《联共党史》,《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手抄本),《大众哲学》,《西行漫记》等革命书籍约四百余册,经常组织社员和进步学生秘密传阅。这对提高社员的理论素养起了很大作用。其次是抓紧对社员进行形势教育和革命气节教育。研究斗争策略,确定工作任务,是我们一项经常性的工作。特别在“八·二0和“四·二0两次大逮捕后,更需要及时帮助同志们认清形势,树立信心,保持旺盛的斗志。同时,也要同志们看到敌人为挽救其复灭的命运,必然作垂死挣扎,斗争的环境还是异常严峻的,“天快亮,更黑暗”,随时有被捕的可能。因此,分社注意在社员中进行革命气节教育,学习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精神;学习文天祥那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视死如归精神。以上教育在“火星社”成员中,效果显著。如杨政声入社后,就曾向联络人表示:“请组织放心,我在任何情况下,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决不会出卖组织,出卖同志”。以后,他和田中美、冷观樵同志被敌人逮捕,都经受住了考验。分社所有成员,解放前没有一个逃兵,也没有一个叛徒。王景标同志一九五0年在仁寿征粮剿匪,落于土匪手中也宁死不屈。

二、工作概况

    “火星社”川大分社在党的领导下,坚决贯彻了党的“积蓄力量,迎接解放”的指示,与川大“民协”并肩战斗,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

    ()把工作重点从社团转移到系级。党组织根据1948年“八·二O”大逮捕后的情况。“学团”活动已经不能适应形势的变化,决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系级这一合法形式,广泛团结中间同学,更加有效地进行斗争。在党和总社的领导下,分社全体同志统一了认识,很快实现了这个转变,把工作重点转向系级,做深入、细致、扎际的思想发动工作,采取合法形式,为同学服务。积极组织和领导好系会、级会、班会、同乡会、同学会,同宗会;办好伙食团;并以系级为单位举办读书会、时事讨论会、晚会、郊游、扭秧歌、夏令营、营火晚会以及练蓝球、跳绳、踢毽子、跑步等群众性体育活动。通过这些合法形式开展了各种有益活动,广泛地团结了大多数同学,一扫“八·二0大逮捕后校园的沉闷空气。每天清晨,大操场和化学馆、数学馆后面的草地上,到处是扭秧歌的人群,到处洋溢着进步歌曲的歌声,整个校园沸腾起来了。同时还把政治工作深入到生活中去,伙食团开饭前,同学们围在饭桌旁唱起了“你是灯塔”、“团结就是力量”、  “山那边哟好地方”等革命歌曲。看了“万家灯火”、“一江春水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等进步电影后,就由各班组织讨论。大家谈认识、摆看法,各抒己见,互相启发,达到自我教育,提高觉悟的目的。招考新生和新生报到时,我们及时开展了为考生和新生服务的活动,为他们送茶水、带路、搬行李,各系级还召开迎新晚会。通过这些活动,很快和新生交上了朋友,使新生感到了同学的友谊。外文系的“火星”社员饶用虞、彭文芳、周维毅、赵锡琅、王景标以及历史系的饶用唐等同志,他们和“民协”一起,把外文系学生和历史系二十级同学组织起来,徒步旅行到灌县青城山搞营火晚会,他们第一天抵三角井,第二天到达目的地后,就在古庙的院坝里跳起了秧歌,唱起了革命歌曲。通过这些活动,团结教育了广大中间同学,孤立了跟随前往的特务分子,这些人终于无可奈何地说:“大家都反了”。历史系组织了“历史研究会”,选举“火星”社员何金凤任会长,他们邀请进步教授杨东、缪钺为“历史研究会”推荐革命历史读物,计有《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家庭及私有财产的起源》、《社会发展史》等数十本,因缪、杨两教授在学生中威信很高,所以无论左中右同学都积极参加学习。教育系的屈寺先,司法组的徐宗权、骆旭松、钱晓东,农经系的王宇栋,法律系的田中美,农化系的张垂楷等,分别与本系级同学组织或参加了“教与学社”、“南衡法学会”、“新人学会”、“朝阳法学会”、“南北社”、“学人文学会”,更加广泛地团结、教育、培养、提高中间同,对推动系级活动,起了一定作用。

    ()194811月,开展了建立系级代表会的斗争。1948年下半年,四川大学学生自治会理事长黄成章(特务分子,1 950年枪毙于川大)把持了学生自治会。川大的革命势力早就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等待时机予以反击。194811月,借建立系级代表会之机,在党的领导下,“火星”和“民协”共同努力,发动“火星”“民协”成员和进步的中间的同学竞选系级代表,选举结果,革命同志、进步学生和受我们影响的学生占了绝大多数,成功地建立了以进步力量占压倒优势的系级代表会,用以控制被特务把持的学生自治会理事会。

    ()开展尊师运动。19491月,三大战役取得胜利,国民党反动派摇摇欲坠,在反动派统治区内,由于高额金元券的大量发行,物价疯狂上涨,人民生活异常困难,教师也面临度日艰难的绝境。哲学系教授王燕生,家庭负担沉重,生活困难,竟晕倒在讲台上。全校师生极为同情。党组织认真分析了形势,决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采用“尊师”这个易为各阶层广大群众接受的口号,放手发动群众,开展一场反饥饿、争温饱的群众运动。由于“尊师”口号的正确,赢得了社会广泛的同情,争取了广大师踊跃参加,很快出现了师生紧密配合,教师罢教,学生罢课的大好局面。运动从1949年初酝酿兴起,各大中学相互推动配合,时间持续三个月之久,获得社会的广泛同情,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这场斗争中,“火星社”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与“民协”紧密合作,作了以下工作:        

1.成立“尊师运动”主席团,作为支援教师争温饱的学生代表机构,以便摆脱官办学生自治会的阻扰。由川大一些学术团体名义,发起成立“尊师运动”的领导机构,选举成立尊师运动主席团。开始商定主席团成员由五人组成。当时从斗争策略出发,选出经济系二十届、数学系二十届、教育系十九届、外文系十九届四个进步力量强的系级,各选一名代表参加主席团,另一名则由学生自治会派出。后来因为工学院没有代表,经过工学院学生力争,主席团成员增加为六名由工院推选进步学生李逸愚(后加入“火星”)参加。虽有特务学生黄成章代表自治会进入主席团,但进步力量占了五席的绝对优势,而且由经济系二十届的代表冷观樵(“文笔学会”成员,后加入“火星”)任主席团秘书长,负责常务工作,主持会议的召集,这样革命力量就完全获得了“尊师运动”的合法领导权。

    2.主席团成立后,首先发布通告:为支援教师争温饱斗争,决定全校罢课,并派出代表与成都大、中学联系,协同作战;在华西大学和成都十八所中学相继响应后,又以主席团名义写信声援慰问,彼此配合,使运动一浪高过一浪。

    3.以系级为单位建立小分队,在市内主要街道进行宣传募捐。但这一活动受到反动校长黄季陆的阻扰,对主席团成员软硬兼施,进行威胁说:“不要被人利用”,后竟以校长资格下令不准学生上街,要主席团取消上街宣传募捐的决定。主席团的同志义正词严回绝说:“募捐是出于尊师的热忱,是全校绝大多数同学的要求,我们只能按广大同学的意见办。”同学们不畏强暴,继续坚持斗争,组织了更大规模的宣传募捐活动,先后出动千余人。如文学笔会会员、学生自治会理事颜义先带领一个小分队到银行系统募捐,拦汽车,访公馆,十分活跃。川大“剧研”先后排练了“教不下去了”、“八根火柴”、“天亮前后”、“万世师表”等剧目到校外演出,得到社会广泛的同情与支持。

    4.开展走访活动:组织各系级学生,普遍到教师家中访问,慰问教师疾苦。有的系级用“访问记”形式在壁报上刊登,进行有力的宣传。通过走访活动,密切了师生关系,提高了师生觉悟。

    5.由“尊师运动”主席团出面,邀请进步教授开设讲座。彭迪先教授以“和平后中国经济向何处去”为题的讲演,实质是宣传了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黄宪章教授主讲的“货币问题”实际上从经济上分析了国民党体制必然垮台,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道理。

    川大“尊师运动”,先后持续达三个月之久,有力的揭露了国民党的反动罪恶,教育了广大师生,争得社会舆论的广泛同情与支持。

    ()开展了罢免特务学生黄成章学生自治会理事长职务的斗争。19492月下旬,由于尊师运动的蓬勃开展,川大教师为争温饱罢教,学生也罢课声援。反动当局慌了手脚,指使黄成章在尊师运动主席团会议上,猖狂的反对进步的提案;排斥工学院进步学生代表参加主席团;同时又擅自以学生自治会名义出通告,号召学生复课。黄成章的这些破坏活动,既未经学生自治理事会讨论,又与尊师运动主席团多数成员的意见相违背,于是激起广大师生的反对,工学院数百名同学到校本部游行示威,张贴标语反对黄成章的破坏活动。在这样的形势下,“火星”和“民协”的同志根据党组织的指示,通过数学系系级代表会名义趁机提出“罢免黄成章、改选理事会”的倡议,并组织全校多数系级签名响应。在此基础上召开了系级代表会,经过会上的激烈斗争,最后以多数票决议,罢免了特务学生黄成章的学生自治会理事长职务,打击了敌人的反动气焰,鼓舞了进步师生的斗志。

    ()19493月,开展了竞选学生自治会新理事的斗争。为了掌握这个合法斗争机构,在党的领导下,“火星社”“民协”密切配合,共同组织了这场斗争。第一个战斗是产生候选人问题。“火星”和“民协”的同志以及各自联系的进步力量回到系级,发动进步的或中间的同学参加竞选。并对一些特务学生暗中加以揭露,使之孤立,经过各系级的工作,第一个战役揭晓了,在提名的候选人中,进步势力占绝大多数,这和我们预先估计相吻合。公布候选人后,我们加紧工作,准备投入第二个战斗——全校学生投票。首先我们决定由“火星”社员杨政声、徐宗权、骆旭松、田中美四人和“文学笔会”的冷观樵、谭永昌、颜义先三人参加竞选,其他人均弃权。然后在“火星”“民协”的碰头会上,共同蹉商。  “火星”提出七名候选人,加上“民协”提出的,已是一个相当的多数。鉴于杨政声能力强,威信高,未暴露,协商决定作理事长人选。两个革命组织共同发动群众,投这些人的票。弃权的同志发动自己联系的群众,把票转移到这些人身上,再次是合理分配票数,既可以保证这些人都当选,又可以防止盲目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而浪费票权。每个选区(六个选区)的票箱附近,都派出专人暗中统计投票情况,进步势力一方的候选人用红豆统计,防止特务集中投一人,把理事长的席位夺去。投票时间规定一天,上午八时到下午六时,因此“火星”和“民协”的基本力量作为机动,放到下午五点投票。经组织决定的候选人中,谁不够就投谁的票,特别要保证杨政声的领先地位。当天晚上,在四川大学礼堂当众开箱计票,并公布选举结果。由于我们准备工作充分,投票中作了精确统计,并采取了补投措施,选举结果,“火星”社员杨政声当选为学生自治会理事长。“火星”社员徐宗权、骆旭松、田中美三人和“文学笔会”的冷观樵、颜义先(后均加入“火星”)谭永昌等人当选为理事。“民协”推荐的同志也同时当选。其余几人,大多为中间派,特务分子一个也没有选上。从此,学生自治会的权力,又掌握在革命力量手里。成都和川大的国民党反动派大为震惊,尽管川大训导长,特务头子韩伯勋暴跳如雷,也挽救不了他们的败局。

    ()1949年4月9,召开“四·九血案”周年纪念晚会,由于竞选学生自治会理事的胜利,对川大进步势力是个大鼓舞,对中间同学是个大发动,激发了他们关心政治、投身政治活动的热情。同学们要在四月九日,王陵基镇压学生一周年之际,组织一次游行示威。党组织为了教育群众,提高群众觉悟,决定因势利导,召开纪念晚会。由“火星”和“民协”共同商议,作出安排:

    1.决定四月九日晚在操场召开“四·九血案”周年纪念晚会,广泛动员全校师生参加。

    2.学生自治会不上前台,另推举“文学笔会”成员余天觉(烈士)主持晚会。

    3.晚会形式尽量生动活泼,表演节目多样化,寓教育于活动之中,并把表演节目分配各系级准备。

    4.注意加强保卫,防止敌人破坏。决定由“火星”和“民协”分段维持秩序,组成人墙,保卫晚会正常进行。

    四月九日晚八点大会准时开始,川大师生到会是空前的,号称“万人大会”。晚会演出了由同学们自编的“四·九血案”、“祭戡乱建国委员文”、“灵官扫台”以及“山那边呀好地方”、“金凤子”等活报剧、歌曲、歌舞。“四·九血案”一剧,再现了“四·九”的斗争情景和川大同学前仆后继的英勇精神;“祭戡乱建国委员文”,以做道场读祭文的形式,绘声绘色地揭露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祸国殃民的罪行;“灵官扫台”用川剧形式化装演出,揭露了王陵基嗜杀成性,血债累累的狰狞面目。

    晚会进行过程中,特务分子几次在会场燃起镁粉,捣乱破坏,激起了同学们的无比愤怒。由于革命组织早有准备,立即组织同学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联结起来,高唱起“团结就是力量”、“跌到算什么”等革命歌曲,保卫着晚会的顺利进行。

    演出结束后,即按预定计划,在校内举行火炬游行。师生们结队沿着荷花池环绕一周,高唱革命歌曲,并高呼“要和平,要民主,要饭吃!”“要生存有权,争温饱无罪!”“四·九精神不死!”等革命口号。然后校本部同学送新生院同学,高举火炬,游行到三瓦窑才陆续散去。

    ()营救被捕同志。“四·二O”大逮捕后,在党的领导下,分三个方面进行了营救工作。一是扩大宣传控诉敌人逮捕学生的罪行,用以孤立敌人,打击敌人。二是发动各方面的力量,进行声援营救工作,比如冷观樵被捕,患肺结核吐血,我们发动知名人士为之说项,用川大经济系全体同学名义保外就医。杨政声被捕后,通过泸县上层人士进行活动,并由“火星社”筹集一部分经费进行营救。田中美被捕后,曾以“绳溪学会”和“泸县同乡会”名义,要求保释,并通过一些统战关系进行工作,但在营救过程中即被敌人杀害,这是我们深以为憾的。

    ()团结师生,保护学校,迎接解放。1949l0月,“火星社”经过两次大转移后,尽管留校社员不多,但同志们仍坚持工作,发展组织,壮大力量,做了以下工作:

    1.调查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方面注意掌握敌特人员组织情况及其动向;另一方面调查了解教职员政治情况和学校的各项设备、财产。

    2.团结师生,共同做好护校工作。分社除对“火星”成员及进步同学进行“提高革命警惕,严防敌人破坏”的教育外,还通过系级活动,团结部分留校师生员工为保护学校共同努力。并研究了把化学馆、图书馆作为重点保护。图书馆的职工们采取了加固门窗,贵重资料装箱入库,指定专人昼夜看守等有效措施,对图书加强保护。化学馆则通过“火星”成员张垂楷团结进步同学和馆内职工,也采取了相应的保护措施,从而保证了两个重点部门的安全。

    3.挽留教师,“尊师运动”以后,川大师生关系非常密切。在这一基础上,  “火星”同志继续通过系级活动,多次登门看望老师。如与农机系主任刘运筹,水稻专家杨开渠教授、土壤专家彭家沅教授等都有亲密的关系。特别在解放前夕,国民党企图拉走一批学者、名流去台湾,我们又及时组织同学前往拜望、挽留,使他们更加稳定。如杨开渠教授,虽曾得到国民党蒋介石的邀请,但却毅然加以拒绝。

    4.及时转移“火星”社员和进步同学,保存力量,迎接解放。解放前夕,成都市城防司令盛文贴出多达二十条的格杀勿论的戒严令,后又公开传出国军撤出之前将“血洗川大”的消息。党组织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迎接解放,指示分社要百倍提高警惕,尽一切力量保护好社员和进步同学,必要时将社员和进步同学转移到安全地方,隐蔽起来。当时“火星”留校负责人卿希泰坚决贯彻党组织决定,经常在敌人戒严的情况下,冒着危险将敌人破坏的消息和动态,传达给每个社员和所联系的同学,并及时把“火星”社员陈远亮、罗景春、毛顺潮等和进步同学胡启凤、刘自仁等转移到城内或川大附近避居,使同志们安全的度过了黎明前的黑暗,为革命保存了力量。

    总之,“火星社川大分社”的同志们,就是这样在党的领导下,不屈不挠、坚持不懈地战斗到黎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附:祭戡乱建国委员文[]

    时维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小民等谨以金条好川,致祭于戡建委员诸公之灵而告之以文曰:

呜呼!跪灵前、不由人、悲声大放,想起了、国家事,好不惨伤!当满清、君主弱、国格沦丧,一割地、二赔款、失去边疆。孙总理、创革命、英雄气壮,废专制、建民国、挽救危亡。四十年、历艰苦、当人不让,为的是、救国家、发愤图强。临死时、留遗嘱、殷勤告讲,各党派、要联合、共同安康。那知道、后来人、全无思想,闹意气、争饭碗、各走一方。纪念周、不过是、装模作样,读遗嘱、也等于、官样文章。官吏们、刮地皮、天良尽丧,军阀们、争防地、各动刀枪。年年的、内外战、国本动荡,老百姓、要当兵、又要献粮。八年来、遭国难、妻离子丧,只以为、胜利后、快乐无疆。又谁知、抗战完、又打内战,多少人、受饥饿、流浪他乡。学生们、变成了、屠杀对象,或殴打、或捆绑、如驱犬羊。还说是、讲民主、圣恩浩荡,却等于、放狗屁,鬼闹一场。开国大、选代表、奇花异样,会场上、充满了、虎豹豺狼。有些人、在家乡、当过保长,有些人,充地痞、恶霸一乡。有些人、是军阀、木头棒棒,有些人、是政客、只会煽扬。有些人、原本是、土豪流氓,他本人、对政治、全是外行。无非是、争面子、夸耀乡党,那里有、一些儿、救国热肠。会场内、只听得、瞌睡在响,有些人、张起咀、只顾吃糖。吊膀子、吹口哨、好象流氓,拍桌子、打板橙、叫嚣猖狂,说什么、在本乡、负有重望,看起来、不过是、沆瀣一堂。日夜里、抢油大、肚皮膨胀,才产出、新宪法、来哄广广。有些人、被选出、却要退让,有些人、选不上、偏要分赃。有的人、不肯让、绝食反抗,有的人、抬棺材、闯进会场。当选的、争得来、气鼓气胀,才成立、戡建会、收纳遗亡。每个人,领的是,简任薪饷,好赚回、竞选费、重回家堂。当了官、不过是,为虎作伥,刮民膏、吸民血、尽入私囊。自作孽、不可活、灾祸下降,硬硗跷,睡倒在、民主旁路。并非是、小民等、奉侍无状,原来是、老大人、寿命该亡。今献上、金条好川、一千余两,拿去在、阴曹府、修座洋房。把娇妻、和美妾、一并带上,或吃酒、或跳舞、喜笑洋洋。生几个、鬼儿子、去把洋放,买黄金、存放在、暝府银行,有了钱、和生前,还是一样,选一个、鬼代表、好见阎王。文读完、急忙的、烧了银两,请你们、数一数、以便收藏。哀哉尚饔!

 

    []该文系我们在编史稿过程中,由文更新在缪竞桃同志(缪竟韩烈士之妹)处所征集到的珍贵遗件。

 
主办:中共成都市党委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成都市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非商业使用请注明出处!
蜀ICP备12023703号